民國八十一年五月一日,離我退伍剛好整整一個月

張營長無預警調往他處

由馬司令侍從官高蘇忠少校,接任本營新營長

 

由於最後一個月待退弟兄,都有所謂"謀職假"不成文傳統

前提是,你要拿得出台灣知名公司正式面試公文

我剛好只有申請一張

當年全世界貨櫃量排名第一的長榮海運公司面試公文

興沖沖請參一弟兄寫好假單呈送新營長核准

沒多久高營長就召見我

出乎意料的

高營長不批我假單

還冷冷的說

他最討厭部隊這種沒有任何法令依據,卻大做順水人情的積非成是惡習

被潑了一盆冷水的我還能怎樣

沒關係,連不成材的我都能收到長榮海運正式面試公文通知

一定有別營同梯也有收到

只要有一個別營同梯營長願意簽假單

我就會在即將來到的在海軍艦令部和海軍合辦的退伍座談上放砲

請主持的政戰將軍級主管評評理

說小弟的退伍後大好前程工作機會損失,國家要如何賠我

正氣的做此想法以求出一口冤氣時

營長傳令忽然來找我

並交給我一張三天的謀職假假單

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啊

新營長可能想想他雖是馬司令愛將

但也不必冒我退伍座談可能會反擊的風險

於是小弟就轉憂為喜

快樂的帶著向新營長"凹"來的三天"謀職假"假單回台北家

其實長榮也好像故意安排新人面試在五月初的某個非假日

送個順水人情給所有即將退伍阿兵哥

照面試時間,準時到民生東路長榮集團總部報到時

赫然發現

真是人同此心,"英雄"所見略同

國中,高中,大學的陸,海,空同學,多到可以開同學會了

問一問,其實很多人和小弟一樣,根本志不在進長榮集團上班

只是為了混個三天假離開部隊,回家透透氣

雖說如此

最後小弟還是感謝高營長的成全

和長榮張榮發老闆提供的這張對小弟當時來說

"價值連城"的面試通知單

 

 

 

 

 

 

 

 

原本慰勞假僅限服役滿三年以上的職業軍士官

每人每年有三十天慰勞假

後來因民國五十三年龍年出生的役男人數之多

創下台灣歷史性破天荒最高的役男等待入伍大塞車紀錄

一直到民國七十五年,還有眾多二十二歲龍子役男還在等入伍兵單

加上前蘇聯戈巴契夫致力結束冷戰

對岸鄧小平也在前一年,把大陸十一大軍區裁為七個軍區

尤其指標性,血洗台灣的最前線福州軍區被廢除

兩岸對峙情勢有紓解跡象

所以國防部於民國七十五年一紙命令

宣布陸軍役期全面改為兩年

為了安撫沒被減到役期的海空軍三年義務役士兵

國防部下令,服役滿兩年(我們稱作破大冬)的海空軍阿兵哥

可以有十天慰勞假

這十天慰勞假,必須有獨立的休假管制卡

每放一天慰勞假,一定要有放假弟兄親筆簽名確認

也就是這十天慰勞假,不管換任何部隊長,都不會被不承認

所以這十天慰勞假之珍貴,可想而知了

 

每位破大冬都是忍到破無冬(服役滿兩年半,役期剩下不到半年,無冬可破之意)

才絞盡腦汁,想如何將這十天慰勞假放的最符合"經濟效益"

通常是排在月底那週週五,週六

一次用掉寶貴的兩天慰勞假

除了可以躲過一個月一次的全副武裝週五夜行軍外

加上原本就有放的周日,就等於放三天連假

小弟是役期不到兩年的大專兵

只是替學長高興他們三年兵有慰勞假

因為這是他們應得的,小弟一點也不會羨慕,更不會有非分之想

沒想到離退伍只剩半個月的某天傍晚

忽然傳來一個令人驚喜的小道消息

那就是文人部長陳履安

下令修改義務役官兵慰勞假的新文令,已經到達司令部一處了

新文令規定,只要服役滿一年的義務役官士兵,皆有慰勞假

但必須等下達正式電話記錄到各連,命令才會生效

消息是從司令部一處的打字兵那裡傳來的

這時我才真正見識到什麼叫"軍心浮動"

是高興雀躍,又不知詳細內情的浮動那種

由於本連也是陸戰隊司令部的戍衛部隊

所以本團其他各連,不斷有人假藉送公文名義

一直來探聽司令部電話記錄進度如何

本連老兵大家都坐立難安

不斷走過司令部戰情室,直接去問司令部隊部連進展如何

小道消息愈傳,內容俗漸明朗化

小弟這梯大專兵和同天入伍的四十期預官

是開歷史新河的首批有五天慰勞假的兩年官士兵

至於只剩三梯(472T,473T,474T)的末代三年兵學長慰勞假從一,二,三天一率再加五天

這樣換最老的472T學長憤憤不平了

因為很多472T學長們,都省吃儉用存下七至十天的假

準備累積到最後放到退伍

忽然憑空多出五天假

等於有些千辛萬苦存的假白存了

要命得電話記錄一直不下來

我從未看見,所有各連隊陸戰隊472T學長有志一同

全部行李打包換裝完畢,等在連長室外

準備第一時間"逼"連長電話記錄一到馬上批假單

印象很深,一直到晚點後結束弟兄們正在操體能

安全士官端槍到連集合場,宣布這個好消息

已經換好便服的472T學長立刻拿連長"簽"好名的假單,立刻拔腿飛奔離營

而我雖然高興,但畢竟上面還有兩梯學長

所以禮貌上向值星學弟班長請示離開,回去換服裝,十點加強戰備前離營

回家享受天掉下來的五天假

不知不覺中

小弟也成為國軍史上,破天荒第一次有慰勞假可放的大專兵

能夠見證歷史,小弟與有榮焉

天外飛來,多出的五天慰勞假放完回到部隊,離退伍沒剩幾天了

除了那周莒光日下午,要去海軍艦令部參加退伍坐談外

還有一件事印象很深

排上莒拳班出身的474t學長押車去鳳山米庫取米

卻在衛武營被憲兵攔下記違紀

雖然事後補給官費盡千辛萬苦

總算有拜託預官他憲兵同學

把違紀劃掉本,以為這樣就沒事

沒想到,晚上剛吃完飯,離晚點名還很久

忽然吹起緊急集合哨

集合完畢,值星的492t學弟宣布,474 梯以下弟兄全部留下操體能

我當場翻臉,因為照傳統,即將退伍的待退弟兄不需管事

嚇得值星492t學弟直說是474T學長的意思

氣雖氣,畢竟小一梯,而且只要是公開操體能,就算是操死人,司令也會幫你扛下

操體能是海陸最神聖的工作,只得留在集合場幫忙操兵

473T學長慈祥在旁看好戲

因為值星492t學弟也必須照梯次,以身作則做體能

所以一開始,只有我們二人站著督導,後破百,下坡弟兄起立後幫忙操,我才鬆一口氣

當晚474t學長把被憲兵記違紀的怨氣全發洩出來

莒拳班出身的班長,本來就能服人, 但那晚失控狂操新兵,實在也很恐怖

第二天,他就向我抱歉

海陸情就是這樣, 衝動,但船過水無痕,還是好兄弟

其實,他也很可憐

雖大我一梯,但中心多操一個月,和我們475T大專兵一起下部隊

第一天就被送去莒拳班受訓

這種最操要六個月的訓,都是最菜的新兵去

不像輕鬆三個月的情報預士班,老兵照梯次搶著去

還要服國軍末代三年兵<二年又十五天>

對我難免會不滿,我能體諒

說到上文的474T莒拳班長,就不得不提到他的師父外號"張菲"470T學長

之前有提過,小弟歸建回到排上後,只剩不到一個月就要退伍的470T張菲學長,還蹲在輔訓隊"深造"

陸戰隊戲稱有四種"進修深造""學位"

分別是1.關禁閉是"中學'2.輔訓隊是"大學"3.明德班是"碩士班" 4.勵德班是"博士班"

 

小弟新兵時,張菲學長一直很照顧我,完全無任何學長架子,小弟內心一直深深感激

但歸建後,有一晚小弟窮極無聊睡不著覺,跑去陪正在站衛兵的一位493T學弟聊天

聽493T學弟說才知道,我去海鋒那半年,張菲學長一直怨恨我兵運好

說他是因為我有師父挺著,等哪天若我歸建而小弟師父已經退伍的話,他要狠狠操我

聽學弟這樣說我很難過

倒不是怕他操,那只是氣話而已

都是快要退伍的兄弟梯,軍階一樣是下士班長

只是一時無法接受

一向對小弟很好的470T學長內心竟是如此憎恨小弟

但們心自問,自己兵運比學長好,比較少被不人道的操過,這是鐵的事實

這樣轉念一想就漸漸釋懷了

所以在小弟要被派去海軍總醫院當看護前一晚

張菲學長回來了

我是衷心高興的能在退伍前看見學長平安無恙歸隊

張菲學長似乎能感受到半年未見小弟的發自內心歡迎他

一笑恩仇,那種感覺真好

那夜晚上晚點名

已經破大冬兩個多月的黑軍470T張菲學長

下令值星班長武男學弟將值星帶脫下交給他背上

學長想在退伍前再背一晚值星留念

並帶回最新陸戰隊輔訓隊"進修深造心得"

真是開了眼界

本來就剽悍的張菲學長

管訓深造回來後的體能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操體能時一一示範輔訓隊管訓隊員操體能的獨門方法

並全程一做就是快到晚上十點就寢時間

學長沒下令什麼破大冬下坡弟兄起立

所以沒有任何老兵敢起立幫忙督導

所有弟兄全憑自由心證

在操張菲學長帶回來的輔訓隊獨門高難度操體能命令

所以是一次難得全連不分梯次,一視同仁同甘苦的溫馨操體能回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陸戰隊475T 的頭像
陸戰隊475T

海軍陸戰隊475Tkuda1994

陸戰隊475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