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文章,竟然能蒙亞太防衛雜誌登載在

6月24日出刊七月號第10頁的特搜報告

人生第一次總是特別珍惜感恩

雖然印刷時漏印了另外五位接收的陸戰隊補給士弟兄

在此特別補上

無論如何

真是謝謝該雜誌社的鄭總編,感恩謝天

下面是內容

-----------------------------------------------------------------------

前言:筆者是陸戰隊潛龍二號475梯652團下士步兵班長退伍,退伍多年的我,不時還會夢到軍中點滴,真是難忘美好的回憶,個人有幸參與忠海演習接收作業,特與大家分享

籌備: 忠是永遠忠誠,表示陸戰隊,海是海軍總部直屬海鋒大隊,民國八十年十月初,筆者奉令向司令部忠海演習作業室報到,由三處陳上校處長向我們說明,國防部決定將海軍雄風飛彈營〈海鋒大隊〉撥交給陸戰隊,連同剛從山字號拆下的五吋砲,艦〈砲當岸砲,編成五吋砲連>合組陸戰隊飛彈砲兵指揮部
指揮官是陸戰隊學校教育長王上校,山東人,海官六十年班,副指揮官暫從缺,參謀長蔣遠平,湖南人,海官六十八年班,現任九十九旅少將旅長,民國八十五年海峽危機時,無意中看電視發現他是南沙指揮官,下面只有一個九十九師步兵連,加上651團支援一個LVTP5排,他發誓要戰到一兵一卒想,到北緯十度的太平島,離台一千七百多海哩援,軍根本無法救援,我眼淚差點掉下,只能祈禱他平安,人事官是六十六師653團少校士官兵人事官,補給官是66師307營上尉補給官,預財官是吳志信少校,還有一位中尉輔導長,加上五名行政士官,五位補給兵,這就是全部接收籌備人員
除了我們這些接收籌備人員外,其他陸戰隊準備接收的軍士官幹部,分別到陸戰學校和海軍兵校, 接受飛彈訓和艦炮訓
籌備初期 :我最主要工作是幫受訓軍士官補給證撕貼餉條,關餉處理糧票 ,軍眷大小口補貼,等有關行政業務的事
司令馬履綏,撥款十萬元給預財官充當我們作業經費
隨著受訓日期即將結束 ,我們開始密集出差 ,了解海軍的實情 ,並加快腳步 ,辦理重覆占缺,,督促對口單位 準備交接清冊

 
銜接 :十二月初在吃過馬司令的餞別加油早餐後,我們開始進駐海鋒大隊,作為期約一個月的見習銜接準備
已習慣高屏暖冬的我們 ,初期真的很難適應北海岸風大又溼又冷的氣候
所以海軍的烘乾機是基本配備 ,讓我們大開眼界
到海鋒後 ,我還是要到北部許多陸戰隊負責警戒的海軍營區 ,去處理受訓弟兄原步兵團單位的諸如餉條關餉主副食等行政事務 ,還要孰悉新環境 ,忙得不可開交

 
成軍 :民國八十一年元旦,海軍陸戰隊飛彈砲兵指揮部正式成軍
所有原來海軍弟兄 ,皆換穿陸戰隊展新的迷彩服,正式轉換軍種為陸戰隊
成軍後 ,很奇怪的是每月,我竟然還是照常要去觀通指揮部和關渡師師部去辦理關餉
聯勤台北收支組數量如 此眾多, 我還要去理論上和飛指部相同位階的上述兩單位關餉 ,真讓筆者百思不得其解,
成軍不久後 ,馬上遇到一個大風暴 ,一批由陸軍轉換海軍的資深學有專精士官長
不願再轉換成陸戰隊 ,打算集體提出退伍申請
這可急壞了指揮官 ,用盡各種感性訴求 ,千拜託萬拜託 ,才平息此事
 
指揮官是一位典型豪爽直率的山東人,也很幽默,例如他剛向我们耳提面命交,代在外不可洩漏軍機,但馬上說,其實他也做不到只,要到外面點些小菜,喝幾杯脾酒,他也會克制不住,大聲高談雄一,雄二如何,言語中,盡是得意之色,也難怪大家如此得意,因為我们陸戰隊正奉命換裝由國人自行研發生產最新的雄二飛彈,就算以十九年後的今日來看,其性能,放諸世界各軍事強國的反艦飛彈來比,也毫不遜色
指揮官對我們飛指部有很深的期許,因為他常說,當陸戰學校教育長時,他最痛恨,理應是部隊主力的常備士官和領導士官,在陸戰學校受訓的6個月,每天只是拿支步槍攻山頭,操體能,整天喊打喊殺,學校空有精良設備,卻沒見讓學生上過幾堂室內課,所以他想將飛指部脫胎換骨訓練成陸戰隊第一支有氣質,有理想的專業科技部隊
,至於義務役士兵方面 ,從潛龍2號498梯開始 ,全部改由陸戰隊龍泉新訓中心撥兵,
而除了筆者等五位下士外,
所有新進士官皆為志願役的海陸領導士官和常備士官
基層領導過渡期間 ,採二元領導管理
意即所有龍泉出來的新兵
白天接受原海軍士官訓練並驗收專業,
而早晚點名,操體能,就寢等和飛彈無關生活管理
由海陸士官負責
為避免操體能嚇到原海軍弟兄
原海軍弟兄依照原來方式查艙,不須操體能
如此多元管理方式
後果是接收的領士常士 ,印象中 ,在部隊 ,白天似乎沒受甚麼管制和專業訓練,晚點名大操龍泉出身的新兵給海軍弟兄看
和尚未接收前的寧靜營區相比,接收後,每天晚上哀嚎聲四起
不過 ,以筆者過來人角度來看
和真正陸戰隊基層連隊操的程度相比 ,實在太輕鬆了
著名的海陸八卦陣,忠誠操 ,似乎沒見傳承 ,但足以讓在旁觀看的海軍弟兄心驚膽跳 ,祈禱過渡期不要結束
這也種下日後海陸退出的眾多原因之一

 
矛盾漸出:從海軍角度來看
 說真的, 原海軍的領常士,本職學能真的沒話說 ,陸戰隊士官戰技體能也沒話說
但 飛彈畢竟是一門專業科技 ,海陸軍官雖只受過速成班 ,但軍官只是作決策 ,下命令〈雖然我還是覺得很扯, 〉 但士官可是執行命令的骨幹啊 ,但海陸士官因人數眾多 ,又一股步兵至上的氣勢 ,原海軍根本沒人敢管 ,但原海軍士官  ,陸續不斷退伍 ,沒有海軍新血注入,接收的海陸士官 ,我認為 ,真的沒能力 ,去懂諸如雷達 ,電子,損管等專業 ,士官不管在何種性質部隊 ,都是以專業來建立威信
我不認為海陸的體能專業 ,有辦法信服人 
再從陸戰隊角度來看: 飛指部可能是陸戰隊唯一329戰技體能免測單位,每位弟兄都必須備戰〈有些是吹冷氣坐著看儀表〉不是陸戰隊接萬寧那種體力型戰備,人數,固定一個蘿菠一個坑
所以要如何跑五千公尺呢?還有交接清冊上,竟無任何一支木槍,表示他們從未刺過刺槍術第二交集,令我十分駭然,全陸戰隊弟兄都會刺的第二交集,他們似乎連看過都沒有,這樣算是陸戰隊嗎?
還有, 既然換穿海陸迷彩服 ,那至少要有基本基地防衛固守能力,總不能 還要友軍支援基本 步兵自衛戰鬥  ,那不是太扯了但,跑五千公尺實在不可行飛,指部各連隊都是小營區 ,不像其他陸戰弟兄,大都在大軍區, 愛跑多遠皆可 ,而飛指部各連在海軍苦心經營下 ,從外幾乎看不出是軍營 ,若要跑五千 ,勢必要跑出營區 ,想像答數 ,軍歌,槍托,s 腰帶抽打落隊弟兄 ,新兵
哀嚎聲 ,那豈不太招搖嗎
美軍陸戰隊清楚告知不,管任何專業,所有美軍陸戰隊,都以步兵自許,我們可以容忍一支任何戰技體能管道訓訓練都不需要的陸戰隊部隊嗎?
 
 
由於當時檞數飛彈還由204營接收中,而拖式飛彈功用實在和反艦飛彈差太多,也就是當時整個陸戰隊沒有任何一顆成軍防空或反艦飛彈,也沒人懂此類飛彈筆,者私下認為上焉,應該曉以大義,直接留下海軍原大隊長及重要幹部,若不成,次者,向海軍總部申請有海軍武進陽字號經歷者接任,再不行,跨軍種向空軍防砲警衛司令部借將,都比我们陸戰隊合適,郝柏村〈注〉卻下令兩個月內,要陸戰隊成軍接戰,,指揮官,參謀長,各連,排長,幹部都去受飛彈速成班訓,只有幾小時就要成專家而且有權發射飛彈,這就是為何接不下去的原因,飛彈是一門科技專業,無法速成,舉例,單我看498T新兵從早背到晚飛彈準則到我歸建75天,還沒看到哪一位通過驗收海〈軍規定驗收過才可放假回〉想起來,有點像北洋軍閥張大帥時代,還好那75天沒發生意外,天佑國軍

 
尾聲: 最後在眾多矛盾反彈聲中 ,國防部作出撤銷飛指部 ,並歸還給海軍的決策
筆者和其他接收幹部於同年三月十六日歸建陸戰隊原單位
結束這短暫,但令人難忘的跨軍種之旅
但陸戰隊新訓中心所提撥的潛龍二號498梯陸戰弟兄 ,則轉換軍種 ,永屬海軍

 
花絮:附帶一提因海軍弟兄許多的身材太胖 ,海陸沒那些尺寸而特別訂製的迷彩服
司令大方送他們留念
史上唯一身材實在不像 的陸戰弟兄
注我要向:當時主導此案的郝院長說句話
當此案進行時 ,部長是文人陳履安,郝院長就算是大陸軍步兵主義者,他的軍事素養的確勝過文人部長,而總長是空軍較弱勢的總長 ,郝院長是出於愛國軍 不放心的立場 ,親導此案 ,我們事後可感嘆有點大老粗 ,但那是他的視野侷限所致 ,出發點是好的
 
後記:筆者畢竟只是一位義務役士官, 階級太低 ,許多決策過程並非筆者所能知悉
加上年代久遠, 紀錄錯誤疏失 ,在所難免 ,還懇請各位先進 來函更正指教
最後
謹以此文, 獻給摯愛的海陸論壇和後憲論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陸戰隊475T 的頭像
陸戰隊475T

海軍陸戰隊475Tkuda1994

陸戰隊475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