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到大直美麗華看了九把刀執導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看完電影,彷彿時光倒流

自己又回到那清純卻又苦悶的卡其服大盤帽高中時代

 

高三某天下課後

我和高中死黨陳,剛從八德路國立中央圖書館溫完書

也一起吃了台北工專附近那家著名的湯餃

兩人正有說有笑沿著八德路往忠孝東路方向

準備一起要到台北火車站搭火車回家

途經八德路一段的浸信會仁愛堂門口時

和一位綠衣黑裙少女擦身而過,我完全沒注意到

 

但當我們已經準備要過金山北路馬路時

陳忽然停下腳步

好像下定重大決心似的

向我說:

他從不知甚麼叫被"電到"

剛剛卻被擦肩而過的陌生北么女生所電到

這是他出生到現在第一次被"煞到"

搞不好這是陳他一輩子,唯一一次心動

他不想造成終生遺憾

 

但一時之間,他沒有心理準備,不知要和那位女生說甚麼

央求我回頭跑步過去,攔下那位北么女孩

說甚麼都可以

只要把她攔下,拖延一下時間(幫陳他爭取緩衝時間就對啦)

身為陳死黨的小弟,自然義不容辭

何況自己也很八卦,更何況又不是自己要追

所以膽子大的不得了

就跑步回頭,把那位一女中女生攔下

對她說:我同學想認識妳,並趕緊用手指指向陳的方向

 

這驚天一攔

攔出接下來十多年,陳對她契而不捨的追求

回到正題

那位一女中女生被我攔下第一反應

是連瞧也不瞧我一眼

更不用說我手指指的陳了

反而不理我,還給我一個終生難忘的白眼要離去

 

無賴的小弟,硬是用身體檔下不讓她過

並低聲下氣小聲說:

我同學真的很有誠意想認識妳

若妳要拒絕的話,至少直接對我同學說吧?

真的耽誤妳不到三分鐘

聽到我這樣說

她鐵青的臉稍有和緩,但還是不置可否

我見時機稍縱即逝,連忙打手勢給怯生生的陳

要他趕緊來"表白"

 

滿臉通紅的陳趕緊跑來我們這裡

卻緊張低下頭,不敢看她

接下來發展竟然和

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劇情如此相似

首先來到心儀女生面前的陳

經過我死纏爛打,拖延爭取出來的寶貴時間

還是緊張的頭腦一片空白,蹦不出任何一句話

反而是那位北么女孩打破沉默

像電影裡沈佳宜一樣,愛對男主角說教

說:你也是高三生,我們都是高三學生

聯考馬上就要到了

你們不好好用功讀書

還有這個美國時間,做這種"無聊幼稚"的事

 

陳衷心的愛慕妳,還說我們無聊幼稚

我心裡冒出一把無名火,就快發作

沉默的陳,忽然冒出第一句話對她說:

妳說的很對

我想邀妳每天下課後,一起到圖書館K書

互相切磋功課,準備聯考

我保證絕不會說任何一句讓妳難堪的話,好不好

那北么女孩思考一下說:可以

並大方留下她的班級和姓名(她叫胡)

 

接下來,兩人真的下課後互相交換讀書心得

應該說是陳數學比胡強,在敎她排列組合和微積分裡的微分

聯考放榜結果也和電影一樣

陳考取新竹的交通大學,成了九把刀的學長

胡則考上新莊的輔仁大學

 

大家各自上了不同的大學後

大一上某周末,我剛從台中一回到台北家裡時

家母說,有一位女同學留電話要找我

我一看原來是胡找我,我打過去問胡她何事

胡說想邀我晚上參加她們輔大晚上的舞會

說到舞會,我的眼睛都亮了

何況是"傳說"中"美女如雲"的輔大呢?

 

不過細想,陳一向不喜歡跳舞啊?

於是先問胡,陳也要去嗎?

說到陳

胡淘氣笑說:

你那位寶貝同學啊,是個怪胎

沒有任何一點跳舞細胞,也不想學

打死他,都不願北上新莊和我共舞

看在你是陳好友份上,又沒女友

舞會上,幫你介紹我們輔大的美女讓你認識認識

好色的小弟興奮到極點

連忙說:好,好,好,幾點,在哪裡碰面

約好時間,地點

 

胡忽然對我說

要我記得帶高中書包去輔大參加舞會

舞會還帶高中破書包,這不是很遜,很土里土氣嗎?

但是看在胡要介紹輔大女生給小弟份上,只能遵命

總算趕到期待已久的輔大舞會現場

不過不是在輔大校園內

而是在外面的一間學生租的民宅一樓舉辦

 

場地雖然簡陋

但看到會場裡的輔大女生

真是讓小弟驚艷到瞠目結舌地步

一樣年紀的大學女生

可能因為東海全部女生(大四除外)都住校

所以東海女生好像沒人在化妝

笈雙涼鞋,穿著極為隨便,就在大度山走動

一點都不"賞心悅目"

現場看到的輔大女生恰恰相反

個個看的出

都經過精心化妝,打扮得宜,丰姿措約,楚楚動人

 

看的小弟流口水之餘

猴急到才剛到

馬上就想要邀伴下場,來個終生回味無窮的"浪漫"輔大之夜

沒想到旁邊的胡制止蠢蠢欲動的小弟

還將我拉到角落說:

今晚你只能和我一個人跳舞

因為陳從來不來輔大,我已經向同學說我男朋友要來

所以你要假裝是交大學生,代替你的好友陳,當我的舞伴

 

這真是晴天霹靂,太過分了

女人心海底針

電影裡男主角說,同年紀的女生遠比男生成熟

但單單以此為例,倒是恰洽相反

小弟只想來輔大參加舞會

看看有沒有"機會"我承認是幼稚膚淺

但胡此舉,真是連幼稚膚淺都談不上了

還深深傷了許多人的心

 

首先,是傷了小弟同學陳的心

因為陳根本還未追上胡

胡要我裝作陳,根本是背叛陳

 

其次傷的是小弟的心

因為後來才得知

胡那時喜歡一位大我們一屆附中畢業的清大男生

但那位清大男生對胡若即若離(就是不夠喜歡的意思啦)

也和陳一樣痛恨跳舞

(奇怪,這兩位在新竹念書的男大學生,倒是有志一同,是校風關係嗎?)

所以小弟是胡的第二備胎

問題胡是用騙的

要是胡一開始跟我說實話

我絕對不會去參加那場舞會

當好友想追女孩的備胎,這還像話嗎?

 

第三是傷了胡輔大男同學們的心

真搞不懂胡那時在想甚麼

胡喜歡的清大男生根本不承認有她這位女友

交大的同學陳,胡卻是讓陳苦苦追求搞曖昧

簡單說,胡當時根本沒男友

要嘛,不要參加舞會

要參加舞會沒伴的話

放開心胸,大方誠實說自己沒男友

要小弟揹著高中破書包,裝做交大學生

想想真不是滋味

難道輔大和東海男生真的帶不出場嗎?

 

氣歸氣

迪斯可音樂一起

我還是和胡跳soul快舞

胡舞跳得很好,難怪胡喜歡參加舞會

但bruce慢舞,小弟則是堅守原則,絕不和她跳

這是良心問題

 

後來大家畢業後

陳繼續留在交大念研究所

理所當然進入竹科成為電子新貴

整整十多年陳一直癡情的追著胡

胡接受陳的追求卻沒答應成為陳的女友

反而在被那位清大男生傷得很深後

這是聽胡的單方面一面之辭無法求證

最後嫁給一位T大醫學系畢業,但大我們許多歲的醫師

 

這對專一癡情的陳真是致命打擊

陳得知消息不久就遠赴美國波士頓

藉拼命工作來忘卻胡 ,唉

陳這個呆頭鵝

當年為何會以邀胡上圖書館複習功課為由,來當邂逅胡的開場白呢?

這就要追朔到一位上一屆綽號"無花"的學長囉

 

高中二年級即將結束時

從小學六年級搬新家,就不相信世界上有鬼(非常鐵齒)後

某晚小弟遇到生平唯一一次(當時堅信是)鬼壓床

這種怪力亂神細節,小弟不便多說

反正經同學介紹,到八德路浸信會仁愛堂

請牧師幫小弟"驅魔"

 

以此為契機

雖然小弟沒有受洗

但很喜歡基督教教會那種光明氣氛

所以參加周日的詩歌班

平日下課後,有時則到該教堂附設閱覽室準備聯考

無花學長則是那裏認識的上一屆同校高中學長

 

無花學長是因為為一位小我一屆一女中女孩發憤念書

以理光頭代表決心

所以被同學們

以當時風靡一時的港劇楚留香第二男主角"無花"來當綽號

無花學長是高三下

在仁愛堂認識那位小學長三屆的一女中女孩

聽說那位女孩(簡稱雲好了)家境很好

雲林人,家裡在開高檔的委託行

人長得很漂亮,身材又高挑,是一女中儀隊

無花學長則是四川老兵之子

無花學長對雲可說是一見鍾情

馬上展開追求

 

但任何北么女生,面對我們學校男生追求

似乎都是套好話,同一口徑

說要以聯考為"重",來婉拒(才高一小女生,就以聯考為"重"?)

但無花學長追求雲的決心非常堅強

由於這段是聽說的

小弟不便說細節,以免變成加油添醋

 

結論是雲最後

以若無花學長考取台大的話,就答應和學長交往

無花學長一口答應

那時聯考只剩一個多月吧?

無花學長除了前述理個大光頭表示決心外

更破釜沉舟似的

除了上甲組要考的國,英,數,物理,化學五科外

學校其他歷史,地理,生物,地球科學

跟聯考無關的課通通全放棄不管

結果當然被留級

 

不過以同等學歷報考大學聯考的無花學長

還是如願地應屆考取台大

雲也遵守偌言,在升高二時成為無花學長的女友

那時高三的小弟在仁愛堂

看著苦盡甘來的無花學長挽著雲的手

卿卿我我,花前月下,漫步在教堂的每一個角落

真是打從心裡替他們兩人高興

在無花學長細心指導功課下

日後雲也應屆考取台大

不管他們兩日後有沒有繼續在傅園醉月湖創造傳奇

小弟永遠祝福他們兩位

 

最後以不才小弟丟人現臉的過往來做結尾

小弟高中時

原本早上都是坐那班六點半,北投發車的北淡線火車通學

一次忘了不知是緬懷國父還是 蔣公的登山健行

由於是由教官來集合點名

軍人嘛,一定把集合時間訂的非常"寬裕"

導致小弟必須搭乘清晨五點四十五分(到北投)

由淡水發車的火車

 

第一次搭那麼早,卻不見得有位子的火車

卻讓我有意外的驚喜

原來小弟隨機坐上的那節車廂裡

有一位和小弟晚上

同時在台北車站天成飯店旁的舊中央日報大樓樓上

上周偉勤老師化學家教班的一女生女孩

(超過一百多人還叫"家教班")

上課一向不專心,眼睛喵來喵去(真對不起老媽老爸)的小弟

早就注意"喵"過她了

但不知道她竟然也是坐北淡線火車

當下真是大喜若望

自認是上天"冥冥中"安排的"緣分"

於是從此開始向父母信口開河胡扯

說想改搭五點多那班火車早點到學校"溫習功課"

說甚麼早起精神好,唸起書來事半功倍啦,等鬼話

六點十五分到台北車站,步行約十來分鐘

到學校還不到六點半

真是為"色"沖昏頭,那麼早到學校幹嘛?

由於當年北淡線火車好像是半小時左右一班

幾乎每個通車學生

都是每天同一時間做同一節車廂

我也不例外,一定是坐和那位一女中女生同一車廂啦

但奇怪的是

每次晚上周偉勤的家教班下課後

不管是晚上九點四十五分

還是下一班10點15分兩班火車

我在第六月台停放的火車上每節車廂,走來又走去

就是不見她芳蹤

一向"劍及履及"的小弟"尋覓"幾次不得法以後

決心用遠遠跟蹤方式來尋求答案

原來因為家教班下課時間太晚

她並沒有坐火車改到北門

坐經大度路的淡水(還是指南)客運直達車回家

我一直跟到她和同學告別後

才滿臉通紅心跳加速的上前和她表白

結果 唉

不過我一點也不後悔,自己曾經那樣年少輕狂荒唐過

雖然失敗

但我已經盡力並付諸行動,了無遺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陸戰隊475T 的頭像
陸戰隊475T

海軍陸戰隊475Tkuda1994

陸戰隊475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小雄
  • 全看完了

    中間雖然

    看不太慣那女生的做法..

    但到最後甜甜的 呵呵
  • 謝謝前輩來訪
    是回憶甜
    但當時一點也不甜很苦澀耶 呵呵

    陸戰隊475T 於 2011/12/05 19:42 回覆

  • MAYJUNE
  • 啊嗚~那些年倫家都假裝聖女啦!
    你這文讓我回憶起很不堪的往事!
    MAY高中時最豬頭了假裝乖女生!
    居然會將學長寫給我的情書紙條~
    送到訓導處給教官害他被記警告!
    記得他也是約我到圖書館看書喔!@@

  • 前輩真幸福
    高中是男女合校耶
    好羨慕您
    不過把愛慕您學長的情書如此處理
    唉 小弟不便多說
    但您的年少輕狂也讓您終生難忘
    這就夠了

    陸戰隊475T 於 2011/12/07 19:51 回覆

  • V&S的異國戀
  • 中間看的有點辛苦,因為搞不清楚誰是誰做了啥事
    看了兩遍才看懂@.@

    不過這一些回憶回想起來還真是很美好
    雖然我沒有看過那些年
    但今年的生日,我的國中同學突然傳訊給我說:沈佳宜,生日快樂
    原本我以為他搞錯對象,沈佳宜是誰呀?
    他才寫:妳沒看過那些年?妳就是我心中的沈佳宜

    說真的我的心,微微的悸動了。原來我也是別人曾經的那個記憶

    Virgo
  • 好棒的悸動
    因為那是最純真學生時代的情愫
    不過前輩您神經會部會稍微大條一些呢 呵呵
    對不起 有點冒犯了

    陸戰隊475T 於 2011/12/07 19:53 回覆

  • 好幫手
  • 以現在來說,用「升學為重」來當理由
    實在是很不上道的藉口...
  • 非常同意
    謝謝您的來訪

    陸戰隊475T 於 2011/12/07 19:55 回覆

  • 灰煮婦
  • 呵呵~蠻有意思的...
  • 謝謝您的謬讚
    祝您晚安

    陸戰隊475T 於 2011/12/09 21: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