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小弟之前曾幫一位海陸175t學長做口述歷史
http://blog.udn.com/kuda1994/4314230
那位學長剛剛介紹一位也住北投也是土水師傅的同梯海陸學長
來小弟店裡購買磁磚水泥等建材

當然也一定聊到學長四十多年前的海陸軍旅回憶
以下以第一人稱替175T學長發文
-----------------------------
我是潛龍二號175T
民國五十八年二月二十二日屏東龍泉入伍(因為遇到農曆新年所以延後三天入伍)
結訓前,我抽籤抽到陸戰隊第一師砲一團

好不容易熬到龍泉結訓
理論上有結訓假可回台北家
沒想到結訓那天接兵的軍卡車,竟然提早直接到龍泉接兵
說是即將舉行動員陸戰隊二個師,由老蔣總統親自督導代號"南山演習"的師對抗
因為缺額嚴重,我們這梯兵被凹去結訓假直接下部隊

接兵軍卡,將我們送到高雄澄清湖旁一個破舊木造營舍營區
到團部後,我再被分配到砲一營,營部連,通信排,有線班

連上領兵的班長,在我們一跨入營部大門後
馬上下令我們卸裝,在碎石路上,赤膊趴下,伏伏前進進入連部

由於全團正在左營兩棲基地
緊鑼密鼓為即將來到七月的南山演習(壽比南山之意)做整訓
所以不久我們這梯新兵也到兩棲基地和學長們會合接受訓練

在兩棲基地除了乾溼網訓練
我們砲兵還要練習反覆搬運砲箱上下船
比照一箱砲箱重六十公斤
基地練習時,當然不裝砲彈,改裝同重量的沙土
搬完還要睡甲板以保護這些砲箱

兩棲基地出來,馬不停蹄下恆春基地打師對抗
師對抗,完保養武器裝備後不久
民國五十八年九月就全團移防澎湖成功營區

由於我的歌聲較宏亮,還有點音感
連輔導長就命令我莒光日前一晚
到團部政戰處接受軍歌教唱
以便隔天回到連上教弟兄們唱新的軍歌

由於大家都沒學過音樂,可是陸戰隊還是要接受政戰的軍歌測驗啊
當年連上弟兄寧可出操,也不願意上軍歌訓練管道
這不像操體能是可以操出來的
軍歌測驗對我們這些音樂文盲的弟兄來說,實在太難了
所以輔導長想出用我這個不會五線譜的土包子
以土制土,勉強將五音不全的全連軍歌教唱混過去

因為這層關係,所以我和連輔導長感情不錯
連輔導長就送我去澎湖下湖
接受陸戰隊莒拳初級班訓練
 
當時不管何種性質的海陸連隊
每連一定都有受過兩棲訓和莒拳班初級班通過的合格學員
(現在術語就是認證通過啦)軍官 ,士官至少各一人
不管是打莒拳還是蛙人操
都由受過訓的軍官發號施令
若軍官不在, 一個受過訓的上兵
可以帶領全營或全連出操
營長連長也在上兵命令下帶頭出操,沒有人有特權
所以我就這樣被送到莒拳班受訓
準備結訓後
回來接莒拳兵的位子帶領全連打莒拳

當年雖然龍泉新訓中心莒拳驗收只打到天地型
但部隊驗收標準是至少全員打到花郎型
也就是全部陸戰隊隊員都要比照南韓白虎,青龍師
大家都有莒拳黑帶的水準

因為受訓學員都有黑帶實力
但初段是黑帶,二段,三段也是黑帶啊?
所以報到放好忠誠袋後第一件事
就是所有受訓學員互相對打比賽
頗有"能力分班',"因材施教"的意味

當年打莒拳根本無護具,聽都無聽過
我永遠記得我第一場對手,是來自台南善化的海陸步兵團弟兄
我代表砲兵連,怎可出師就敗給步兵連呢?

比賽開始不久
我的一記強力迴旋踢
直接踢重那位善化同學的腦部
讓他當場昏倒不起
想想真是對不起他
為期好像四個月還是半年的澎湖陸戰隊莒拳初級班
就在一天又一天慘烈的實戰對打中
逐漸接近尾聲
大家都像電視廣告那位阿榮一樣
不知吃了多少傷藥

結訓前當然有鑑測
這個鑑測是分段位的正式資格比賽
所有同學以殘酷但公平的肉搏戰
一關接一關的打
以百分比
好像是以勝負分成
前三分之一同學是三段,要繼續留下來接受高級班訓練兼助教
我是中間三分之一,授予莒拳二段資格
最後三分之一,則還是一段黑帶而已
結訓回到營部連後
我接下莒拳兵學長的位子
天天帶領營部連弟兄打莒拳
在澎湖生活非常規律
天天幾乎千篇一率
晨跑,練體能,打莒拳
全營清晨摸黑趁海水漲潮海中長泳
一切照表操課,還有站衛兵而已

不像在台灣,一會山訓,一會兒傘訓
又是兩棲基地,下恆春攻山頭
似乎永無止盡的訓練管道

澎湖好像並無上敘那些訓練基地管道
對海陸砲兵來說,真是輕鬆許多

那陸戰隊第一師為何整師跑來澎湖呢?
據營長訓話時表示
陸戰隊駐守澎湖有二項任務
第一是隨時可能出動到越南打越戰

第二是當時大陸文革方興未艾
只要反攻號角一響
陸戰隊第一師
要在空軍,海軍掩護下,舟波搶灘,反攻大陸
任務是推進大陸沿海二十五公里
把佔領區交給陸軍南雄師
就大功告成,轉戰他處
理論上民國五十九年九月
陸戰隊第二師應該來澎湖來換防我們才對
可是很奇怪,一直到十月都無動靜

直到十一月,一紙文令要我們火速撤回台灣
但是陸戰隊第二師並不來澎湖交接我們防務
問題來了
陸戰隊第二師不來澎湖
那我們回台灣要住哪裡呢?
師部移到旗山
我們砲一團無處棲身
只能回去之前向陸軍借的澄清湖國民兵破舊軍營
那是後話

為何臨時會有如此巨大的兵力配置改變呢?
原來是從民國五十九年那年
美國對台政策開始劇變
因為美國深陷越南泥沼,國內反越戰勢力日益強大
動搖了美國執政的共和黨根基
加上對岸
那年突然成功發射第一顆人造衛星"東方紅"
舉世震驚

美國除了宣佈撤出柬普賽的地面部隊外
美國也開始轉向想打"大陸牌'對抗蘇聯

首先是美國國務院
宣布第七艦隊從定期改為不定期巡邏台灣海峽

再來美國拒絕國軍向美國的F4軍機採購案
更嚴重警訊是
那年八月二十三日
菲律賓悍然強佔南沙群島最東邊有淡水的馬歡島
美國正式選邊站
站在菲律賓這邊,不讓j我國軍出動陸戰隊收復馬歡島

於是從那年開始,台灣就從意興風發,隨時想反攻大陸的時代
進入國際姑息氣氛日益瀰漫
必須自立自強的新時代

支援越戰和反攻大陸都已成昨日黃花,不切實際幻想
南沙戰雲既起
扼守興化灣戰略要地的烏坵反共救國軍前輩
奮戰一生,已經垂垂老矣

陸戰隊兩個師的整體戰略兵力部署,當然要重新規劃
 
一樣是每天綁砂包早晚跑五千公尺
但在龍泉新訓中心和下部隊的砲兵團
少數弟兄摸魚"眉角"差異甚大

龍泉到快結訓時
開始有少數同梯跑步前,偷偷打開砂包偷倒一點沙
其實就那肉眼看不出的一點
(數量拿捏要很準,這只能意會,很難以文筆形容)
若沒被班長抓到的話會感覺賺到一樣
為苦悶的新訓中心帶來一點短暫快感

下部隊就沒那麼好混了
我們那時沒聽過什麼學長制
只有稱呼快退伍的人為數饅頭的日子
所以只要你不怕被班長捉到罰出軍紀操
老兵,新兵都可鋌而走險
將沙包裡的沙倒一半甚至更多出來
改塞布和棉花進去
沙包看起來大小和別人一模一樣

但偶而班長跑步前,會親自用手摸沙包突檢
被抓包的下場會很慘
但還是有人屢試不爽
從澎湖回到高雄鳥松後,一切都不同了
因為這個原本向陸軍國民兵新訓中心借的營區
已經火速將產權移轉給我們陸戰隊了

寄居和擁有自己的家心態當然不同
團長計畫將原本破舊的木造平房營舍
改建為鋼筋混泥土的平房永久營舍
很快綁鋼筋,挖地基等基礎工程就發包給民間得標營造廠火速動工

再來全團開始甄選
在民間擁有建築專長的阿兵哥組成團修繕隊
分成泥作,木作,油漆等班
接手上樑以後的所有裝修工程

我被選中,還當上泥作班的上兵班長(因為支援某件事,而錯失受幹訓班的機會,所以無法升下士)
為何我會主動報名參加甄選修繕隊呢?

因為負責選兵的修繕隊隊長金少校(團部後勤科長兼任)向我們宣布
只要進入修繕隊
他保證免出其他公差勤務
最吸引人的重點是下一句
只要工程未完成,就保證一直留在團部做工
不用下任何基地訓練管道

聽到第二點我整個眼睛都亮了
反正當兵前我就一直在做土水師傅
如果當兵也能整天像當兵前每天做自己喜歡的土水那該有多好
時機稍縱即逝,當場我就自願報名獲選

金少校說話算話
從進入修繕隊一直到退伍
我從未離開鳥松
遠離了之前山訓,兩棲,泳訓,操舟,攻山頭,搶灘登陸等累人
卻也令人難忘的正常海陸演訓歲月
 

為何我會當泥作班的班長呢?
稍微臭屁一下說
我深深以我的泥作功力自豪
"功力"這這二個字要由別人口中心服口服說出肯定,才是真工夫

我剛進入團修繕隊時
因為民間營造廠的基礎工程尚未完全完成
軍中絕對不會讓任何阿兵哥閒著
沒事也會找事做
上級長官就下令
要我們做"永遠忠誠"和隊徽的大面牆刻
沒有任何藍圖(其實就是有藍圖我們也看不懂)

長官就以土八路方式,下令我們無論如何要做出來
憑著以前在龍泉和涼山靶場的模糊印象
我想出先用紅磚做底的方法(套句現在時髦術語,就是"逆向工程")
提前完成作品達成任務
讓長官大為滿意,對我刮目相看

更上級司令部長官來本團視察時
對我們永遠忠誠大面牆刻大為驚豔

下令其他陸戰隊營區的
永遠忠誠大面牆刻和隊徽全拿掉換我們新作
結果在我手裡至少做出一,二十面牆刻
真是累死我了
年過中年
想想自己年輕時,還能為心愛的陸戰隊留下一些履痕
自己的年輕真的沒有留白啊?

我們修繕隊因是任務編組
所以全隊只有兩位軍官
除了團部後勤科科長金少校兼任我們修繕隊隊長外
金少校下面還有一位上尉營產官

但營產官只是忠實的照我們班長們提出的材料
如水泥,三合板,油漆等數量
一毫不減的順利幫我們申請到材料並入庫存放

真正的和我們有密切互動的只有金少校
由於我們的施工品質和進度
都讓上級長官深深滿意
金少校當然也沾光
所以金少校竭盡他所能放福利給我們
造成士氣大振,施工更努力的良性循環

金少校有給我們什麼福利呢?
首先,三不五時在我們揮汗如雨趕工時繞涼A(國語是請冷飲之意)給我們
一有加菜金或工程結餘款
一定晚上請我們到營區外面小攤吃麵"小酌"一番
造成吃味的大門衛兵
以訛傳訛
說我們修繕隊都多申請材料,用不完的材料再外賣民間牟利
否則當年一個少校微薄的薪水
哪來那麼多錢三不五時請我們呢?

真是以民間陋習,度我光明正大,潔身自好軍官之心
只能說,吃不到葡萄的人說葡萄酸

其實繞涼A和外面吃宵夜只是還好而已
最最令人眼紅的及時雨福利
是送我們鳳山電影院"養眼"的電影票

當年鳳山因有龐大的軍人
所以電影院敢放"養眼級"電影的話一定大發利市

問題是當年還沒有電影分級制度
電影院放"養眼級"片被抓到的話,是蠻嚴重的事,可大可小看業者背景而論

電影院內被憲兵臨檢到的阿兵哥一定更慘
金少校貼心就貼心在這裡
他送我們的養眼級電影票場次時間
是已經和他鳳山警總和憲兵隊的同學"協調"好了
保證那場絕不會去臨檢
所以我們是安心的去電影院觀看我們最需要,也最想看的電影

---------------------
趁kuda1994兄推出精彩續集的空擋,插花一下我的片面回憶

小貝湖是我下部隊的第一個營區
記得當時領兵的軍車穿過鳳山市區
三繞四繞把我們載到一個郊外墳場
那墳區還蠻大的,軍車低吼爬著小山路看不到盡頭
心想這下完了,今後收假要如何在漆黑的夜裏走這段沒路燈的黃泉路
說不定等會要報到的砲兵團,還得進墳堆裡尋,各自找個空位蹲著呢

越過墳場才看到營區大門
眼前是經過175T學長們費心整建,井然有緻的地方
我還記得進了大門是緩下坡,經過通信中心
右邊是砲一營和大操場,再遇到團部,左邊是砲二營
再走 ....不能再走了,再走就走進小貝湖

小貝湖營區不大,跑步一圈的話花不上15分鐘
(所以第三、四營被另安排去駐在大樹)
營區傍著比營區還大的小貝湖和更遠大貝湖
山光水色,沒有師部以及更大的長官們天天在耳邊嚷讓
那時營區都早已經被175T學長們整備完善,沒工事可做
單純的部隊生活,出出操、吃吃飯、睡睡覺、出公差等放假
還有,在湖邊用臉盆煮魚湯喝米酒,日子過得很容易

砲一團後來改番號656團,68年5月離開小貝湖
重返澎湖打了一個師對抗,接著移往清泉崗
接著呢,聼說近幾年又從清泉崗搬家
搬到哪裡?656團還存在嗎?我沒消息了

剛剛用google map 找一下小貝湖營區
連實景都看得見,小貝湖已經填平,長庚、棒球場、勞工育樂中心
175T學長們整建的營舍被夷盡,憲兵們新蓋的樓房取代在那兒
這就是我時常懷念,一度青春嵗月的地方嗎?
幸好google map還留著當時的老地名,沒錯,三欉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陸戰隊475T 的頭像
陸戰隊475T

海軍陸戰隊475Tkuda1994

陸戰隊475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P1
  • 好懷念~時間流逝的真快,從小貝湖(鐵衛營區)憲兵營退伍至今也將進20年了
    當時79年下部隊,82年退伍,在此地待了三年,"永遠忠誠"和隊徽早在那時就全然見不到了,每每放假收假遊奇翹頭時真的好像在走黃泉路
  • 謝謝前輩來訪
    後憲論壇有憲兵前輩曾提過
    小貝湖營區倉庫有不知名的陸戰隊前輩骨灰
    令人不勝噓唏啊

    陸戰隊475T 於 2011/06/30 12: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