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每日星座運勢測算[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全新改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公告]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公告]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痞市集》

前言:本文為小說

以下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係巧合

主角簡介 :

以第一人稱自序者為留羽飛,他的女友施蘭英sherry

同行化工工廠年輕老闆時台明,老闆娘楚邦珍

留羽飛大學女同學田慧群

分隔線以下為正文

-----------------------------------------

1995年,由於當時的女友s(初戀女友)一直希望她的第一次出國旅行能夠與我同行

剛好那時無意中看見報紙上

澳航動人的半套裝機加酒行程廣告,所以才有小弟初次的澳大利亞之行

由於一年前,有過一次陰錯陽差為了一位女生,從跟團變自助的美西行經驗

http://blog.udn.com/kuda1994/3919209

那次美西行同團一位在台中開化工工廠的新婚夫婦很欣賞小弟

但因他們夫妻英文一翹不通,卻又嚮往自助旅行

所以特地留下聯絡電話,要小弟以後若要出國自由行一定要找他夫妻

出發前忽然想到不對啊

孤男寡女出國旅行十多天

雖說小弟對自己的自制力有信心,不會逾舉

但人言可畏

若將來小弟新娘不是她

而她的真天子很在乎,我啟不是禽獸不如,辜負她了

將心比心,若她是舍妹的話,我一定不贊成舍妹男友婚前如此唐突

所以希望她能找位女性友人同學同行和她同宿

s兩手一攤,說她找不到人

只好換小弟依大學畢業紀念冊,問遍所有女同學

總算有一位大學四年說話不超過五句的文靜女同學願意同行

於是1995年十月某天

我們五人帶著雀躍的心情,向澳大利亞說我們來囉

記得是晚上十點多左右的飛機

由於代理澳航自由行旅行社的作業疏失

原本預定直航布里斯本的航班

在中正機場拿到登機證時,才發現要先飛到雪梨轉機

早知道如此,第一站就選雪梨就好

白白浪費我寶貴時間,往返雪黎和布里斯本

澳航這套機加酒自由行,是每人含稅新台幣29999元

內容是臺北澳洲來回機票,加上任選兩段澳洲國內線

還有五夜住宿

至於總天數則隨顧客意

我們機票是訂十二天,扣掉第一晚夜宿飛機上

表示到澳洲當地後,還要自己找另外四晚旅館來住

澳航五夜旅館我是這樣分配的

布里斯本一夜,黃金海岸一夜,雪梨二夜,爾本一夜

飛航時間約八小時到達雪梨

很快就轉機飛達布里斯本

澳航在布里斯本國際機場有提供接機服務

出機場往下禢飯店途中

澳洲給我第一印象就是怎那樣乾

我們第一晚是住在66-76 Queen Street的Chifley at Lennons Hotel

 Chifley at Lennons Hotel這家旅館位於布里斯本鬧區

旅館大廳出去就是整條購物街

有百貨公司和電影影城

說真的,小弟事前不知到這間飯店地點這麼好

純因小弟是英國披頭四狂熱歌迷

看到飯店名字有藍儂,當然就給他選下去了

進旅館把行李放好,就迫不及待出門先找地方吃飯

但很奇怪, 這麼熱鬧商圈

整條街就是找不到麥當勞和漢堡王

反而到處都是一家叫"匈牙利傑克"(Hungry Jack's) 的連鎖漢堡店

肚子真的餓了

沒魚蝦也好,五人就到這家陌生的匈牙利傑克漢堡餐廳用在澳洲的第一餐

漢堡一咬下去,奇怪口味怎麼和小弟在台灣愛吃的漢堡王口味那麼像

好奇寶寶的小弟就問鄰桌的澳洲當地人

那人聽了小弟的疑問

馬上爽朗的用澳洲腔英文(把a發音成i)對小弟說

Hungry Jack's 就是Burger King 啊

因為當年Burger King 要進軍澳洲時

發現他的名稱已被澳洲阿得雷德市一家餐廳註冊

所以只能授權澳洲一家叫Jack Cowin食品公司

在澳洲開Hungry Jack's 連鎖餐廳,販賣漢堡王產品

澳航對於我們造訪的澳洲四個城市

各贈送每人一張自己選擇的景點門票voucher

我們布里斯本是選龍柏無尾熊動物園

向飯店櫃檯詢問到哪裡坐公車可到龍柏無尾熊動物園

發現就在飯店附近,就有430號公車可坐真是有夠方便

 

龍柏無尾熊動物園是全世界最大且最早成立的無尾熊動物園,園區內約有130隻無尾熊及其它多種澳洲動物

而且據說澳洲即將立法禁止遊客抱無尾熊,所以我們在台灣出發前才會選擇此處一遊

除了抱無尾熊是主要目的外

園區內還有飼養澳洲著名的野狗丁哥,還有無尾熊的近親袋熊

當然還有小弟生平第一次看到的牧羊犬秀

日後在到紐西蘭再看一次後

就不想在國外看第三次了,這是後話

倒是園方有幫我們這些遊客準備好鳥食

讓我們來餵食不知哪裡飛來的眾多可愛鸚鵡

真是意外不虛此行的驚喜

餵完鸚鵡就循原路坐公車回飯店

在公車站牌等公車時發生一個小插曲

就是一樣在等公車的陌生路人

微笑和我們攀談問我們是哪裡來的觀光客

十六年前一百個台灣出國觀光客,我敢說至少九十九人會驕傲用英文說

我們當然也不例外答道

我們是中國人

但人家是問從我們哪裡來,不是問哪國人

女友sherry卻聽成哪國人帶頭答我們是中國人

其實出國旅行就是輕鬆隨意

所以我就靜靜點頭微笑聽sherry和那位路人聊天

令我有些意外的是的sherry

似乎有些誤會對方英文意思

變成雞同鴨講答非所問

例如那位澳洲路人對sherry說

從你們服裝和表情看來不像是從大陸來的

你們是六四天安門事件後,以難民身分歸化澳洲的中國人嗎?

sherry點頭說yes

我本來不想掃sherry的和外國人對話興致

但我再不出面會,怕會一發不可收拾

只好硬著頭皮出聲,向那位路人致歉說

對不起,我女友誤會您的意思了

我們是來自台灣

對方馬上說台灣我知道

為了版回台灣人顏面

我反問他祖先是歐洲哪國

他謙虛說我一定不知,道因為他歐洲原鄉是一個默默無名小國

我一再要求他說

他只好說他祖先來自比利時

我第一反應就問是法語系還是德語系

他非常吃驚也很高興我知道比利時

為了讓他有更大驚喜

小弟霹靂啪啦說一串比利時歷史

從脫離荷蘭獨立到領先歐洲群雄率先殖民非洲

再談到剛果危機及獨立

還有比利時的經濟大概和地理特性

當然比利時文豪梅特林克那本青鳥也一定要談這是比利時的驕傲嘛

他吃驚的問我是念比利時歷史系嗎

小弟為了幫sherry阪回剛剛顏面

誇大說謊,說台灣因為有高中聯考

高中聯考有考各國史地

所以每位考得上公立高中的台灣人都知道比利時史地

我正要和他談比利時的鄰國荷法盧時

公車剛好開來

才中斷這次意外的國民外交

回到旅館附近,大家忽然想吃中餐

於是我就在公車下車處詢問路人,到布里斯本唐人街要坐幾號公車

那位路人問我們是不是五個人

我說對啊

他微笑向我們建議,既然有五人可分攤車資

坐計程車絕對比坐公車快又便宜

我大表不解

世界上哪有可以乘坐六人(含司機)的計程車啊?

那位路人很有風度微笑對我們這些井底之蛙說:

你們來對國家了,澳洲恰恰好就有六人座計程車

好人做到底

他還幫我招來一部真的可以合法容納六人的大計程車

是台灣熟悉的豐田toyota cammry大型轎車耶

而且不像紐約的計程車還用防彈玻璃隔開司機與乘客

澳洲計程車和台灣一樣是開放式的,表示澳洲治安應該不錯喔

到唐人街吃完晚餐後

當然在唐人街附近逛一下囉

其實只逛一家用餐餐廳旁的紀念品店

老闆是一位自稱X大畢業的台灣移民

他鄉遇故知感覺當然很好

但才聊幾句

以我有限的商場閱人經驗

覺得此位老闆熱絡過度,到有些虛偽地步

小弟發現此點後,立刻退出此店到外頭等

結果sherry和老闆聊了許久,終於最後sherry招手要我進去

原來她向老闆買了無尾熊紀念品

要我來幫sherry她提她買的"戰利品"

原本我不以為意,也認為這是我"本分"

但看到sherry她買的紀念品,我還真是大吃一驚

 一點都不誇張,幾十個各種"尺寸"的無尾熊玩偶

還有一個比小朋友還高大的巨型無尾熊玩偶

我拉sherry到旁邊,小聲勸sherry說:

買幾個就好了,其他要送人的無尾熊玩偶,到別家比價看看

萬一真的此店如老闆所說的,看在同鄉份上賠本超低價賣,比其他店便宜,算妳賺到了

萬一此店比別店貴,才買幾件也不會心疼

而且妳一次把要送親朋好友的禮物都買齊了

剩下十幾天,難道妳都不想再買了?

逛街購物不是妳的最愛嗎?

我還沒說完,sherry馬上翻臉

說我在社會歷練,怎會歷練到此如不相信人地步?

而且誰說逛街購物,是sherry我的最大嗜好

這次十幾天澳洲旅行,我只"純粹"想要專心玩

反正回台灣一定要送的這些數量禮物,在這裡一次買足

以後剩下十幾天就可以專心玩了

我心想這怎可能

要sherry往後十幾天都不會shopping的機率

比國民黨和民進黨相親相愛,兄友弟恭還低上千萬倍

但sherry她都這麼說了,我還能怎樣

當然只有一手抱那隻超級無敵大無尾熊玩偶

另一手扛著裡面裝滿中小型無尾熊紀念品,也是超級大的購物袋份囉

我還真是會算命

坐計程車回飯店把戰利品放好後

因為事前完全沒做功課

只好又到飯店櫃檯,詢問飯店附近有哪裡可以散步的好地方

飯店櫃檯服務人員很親切拿張地圖送我們,並建議我們可到南岸公園走走

反正不就是散步嘛

就照著櫃台人員指示的地圖,飯後散散步到南岸公園也好

走著走著

沒多久就看到路邊有很眼熟的一家叫woolworth量販店

woolworth剛好是小弟一年前

曾在夏威夷檀香山街上,買過"夏威夷巧克力火山豆"禮品的量販店

同樣東西價格,比台灣導遊帶去的華人免稅店不知便宜多少

只是飛到美國本土後,就沒再見過woolworth這家量販店

反而事隔一年

竟然在隔著太平洋千里之外的布里斯本再看見woolworth

說真的,還蠻有親切感呢?

我才隨口說說woolworth的東西很便宜

sherry就忘了幾分鐘前,她剛說過不再逛街的話

sherry說反正沒事就進去逛逛吧?

不逛還好

一逛,剛剛在那家台灣同鄉所開得店一毛錢都沒買得我們四人

其中那位化工工廠年輕老闆娘,真不愧是"身經百戰"的"購物專家'

沒多久,她就在我還對woolworth店裡眾多商品眼花撩亂之際

以迅雷不及的速度告知我們四人

快來這裡

這裡的無尾熊玩偶和剛剛那家同一廠牌,價格卻便宜到令人不敢相信地步

sherry馬上衝去

不看還好,一看sherry臉色鐵青

我隨手拿了一件玩偶

難怪sherry會生氣,不只便宜許多

更要命雖是同一品牌,台灣同鄉店裡賣的是大陸代工廠製造的

而這家賣的大多是澳洲廠製造的

我一點都沒有幸災樂禍

反而難過sherry她那麼相信人,卻反被人當超級"凱子"來砍(台語叫"潘阿")

離開Woolworth這個傷心地後

我們繼續往南岸公園前進

一踏入這個公園

由於出生到現在從未聽過世界上有這號公園

當然就不會有預期

沒期待的驚豔最令人難忘

這就是完全沒做功課旅遊的最大好處-意外驚喜,不是嗎?

類似的經驗

還有大學時初次造訪宜蘭冬山河那種悸動

說真的,真的很像逛冬山河親水公園感覺

(但細部雕工感覺沒冬山河細膩

來這裡才知冬山河真是世界第一級的親水公園)

只是布里斯本南岸公園範圍更大

多了一排長長,好像恐龍脖子的鐵製花架

夜晚漫步其中別有一番風味

公園裡有許多有特色的咖啡廳

最特別是有一座東方佛寺

一看就知道是東南亞,因為雕刻有露胸的女子

當時不知是哪一國,離開公園後翻閱街頭免費觀光簡介才知

這是1988年萬國博覽會尼泊爾留下贈送給澳洲的建築禮物

大家邊散步,邊討論明天要坐幾點的澳洲灰狗巴士

到黃金海岸澳航提供的旅館

時台明忽然提議

大家大包小包行李坐長途巴士會不會太累啊?

剛剛我們坐的計程車車資,五人分攤一下也便宜啊?

要不要考慮坐計程車去黃金海岸呢?

此議一出,大家覺得很有道裡

於是從南岸公園回旅館這短短路程

我們就叫了一部計程車搭乘回旅館

當然重點是在問司機願不願意送我們五人到黃金海岸

價格是多少

司機想都沒想就一口答應

並且開出一個令人驚訝的非跳表超低價

忘了是多少澳幣

反正比個別坐長途巴士來的便宜

這是經濟學的"消費者剩餘"澳洲版本

我們十分滿意,尤其是提出此議的時台明得意極了

由於大家對黃金海岸充滿嚮往

(因為光聽名字,想像一定比布里斯本浪漫啊)

巴不得早一點到黃金海岸衝浪者天堂那裏海灘散步

所以和那位計程車司機約清晨五點半,來我們旅館接我們

那位司機如約

而且提早不知多久,已經在旅館門口等我們了

一上車沒多久

另外四人可能因為疲憊繼續夢周公

只剩小弟怕司機也打瞌睡,所以鼓起精神和他聊天

一聊發現相見恨晚

原來他是希臘移民到澳洲的第二代

剛好希臘和澳洲這兩國的歷史人文小弟懂點皮毛

他很驚訝也很高興

兩人從斯巴達,馬奇頓,,東羅馬帝國奧圖曼圍城伊斯坦堡

聊到現在的希臘船王歐納西斯身後的八卦

小弟從他那裡得知原來西方歷史書還是有偏見和禁忌的

司機說二戰德國戰敗撤軍,蘇聯揮兵佔領希臘那段期間

姦殺擄掠,胡搞瞎搞的程度勝過希特勒千萬倍

但是歐美西方

不要說讚美,連持平的比較德蘇兩國佔領希臘的比較都不可得

都統一口徑一口咬定

希特勒是二戰期間無人可超越的殺人魔王

(小弟聲明,此為純轉述,小弟個人認為希特特和史達林都是殺人魔王

殺害無辜百姓就是不對

何況他們倆殺人數量之多,手段之殘忍真是令人髮指)

 

司機說,就是蘇聯佔領軍搞的希臘人民生凋敝,快活不下去

不然他父母也不會千里迢迢,移民到半個地球遠的澳洲

談到希臘裔澳洲公民能否打進西北歐裔上層社會

他沒有正面回答

只是間接淡淡面有得色說

他女兒嫁給一位金髮碧眼的"Blonde"

我有點覺得悲哀

女兒嫁給條頓白人好似是高攀

這很奇怪,重點應是女婿愛不愛她女兒才對

各種種族都是平等的,你希臘人自認矮人一截,唉

一個半小時左右吧的時間在聊天說飛快而逝

由於隔天的旅館要自己找還沒著落

於是下車前留下司機的電話號碼

希望他後天清晨能送我們到布里斯本機場搭機到雪梨

他一口答應說會騰出時間

要我們一找到隔天落腳處馬上打電話給他

說完我們就下車拿Voucher到澳航提供的四星級旅館

Chevron Towers Resort  Surfers Paradise 櫃台check in

才剛下車

就冷不防下起傾盆大雨

還好計程車就停在旅館門口

大夥沒淋到甚麼雨

這是小弟兩次澳洲旅遊唯一遇到的下雨天

不過這雨來的快也去的快

有點像台灣夏秋之際的西北雨

放完行李,在房間小憩一下

雨停後我們就出門往庫倫賓鳥園去

由於路上沒看見計程車

於是我們就搭乘Surfside buslines 700號公車到庫倫賓鳥園

Surfside buslines 是黃金海岸當地的公車

由於前一年的美西自由行全程都是小弟一人獨自開車旅行

所以這次澳洲到龍柏動物園和庫倫賓鳥園

是小弟生平第一次在國外坐公車經驗

十六年前的澳洲公車和台灣一樣都沒有車掌

由司機駕駛兼收票

但澳洲的公車司機不像台北市公車,是會找零錢的

還會印一張收據給乘客,真是強烈的對比

至於庫倫賓鳥園真的和龍柏野生動物園感覺很像

只是多了免費遊園小火車

只停兩站

一站XX juntion是

另一站則是XX crossing

一樣是餵食野生鸚鵡,,無尾熊和袋鼠就不重覆贅言了

搭乘公車離開庫倫賓鳥園回到衝浪者天堂後

由於澳洲夏天天黑的很晚

我們也就不急著回旅館

五人就沿著漫長的沙灘散步

說真的可能是黃金海岸名聲太響亮

我的期望太高導致覺的還蠻失望的

海水一點也不藍

更別說楊牧筆下的料羅灣如貓咪的眼睛

黃金海岸海水景色真的遠不如台灣的蘇花公路和墾丁

氣氛更遠不如夏威夷

失望歸失望

五個人還是嘻嘻哈哈一會沙灘

一會鑽入購物中心吹冷氣兼逛街

逛街時出現一個有趣插曲

由於施蘭英逛街有個習慣

身為男友的小弟必須全程隨伺在旁,提她購買的戰利品

結果有一攤施蘭英逛的太專注,太久了

小弟同學蕭雅穗也是耐心和小弟等她

不知道工廠小開時台明和他太太楚邦珍等的不耐煩

沒告知我們三人就到它處逛

等到施蘭英完成購物(她最氣購物時催她,這是大忌)

我們才知道失去時台明他們小倆口蹤跡

他們倆人英文字認識他們,他們卻不想認識英文字

他們自嘲二十六個英文都不會寫

更別說英文單字甚至開口說英文了

我們三人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分兩路分頭找他倆

結果被同學蕭雅穗找到

原來因為施蘭英的購物過程時間實在太久

久到他們夫婦倆逛到雙腿酸到支撐不住

坐在購物中心中庭的椅子上

結果這椅子是屬於一家咖啡廳的

服務人員拿菜單請他們點咖啡

據蕭雅穗轉述

時台明非常瀟灑的用手勢

一直點頭並用英文什麼都說ok,ok,ok

同意服務生介紹給他的看不懂咖啡菜單

反正有信用卡可簽帳

坐人家椅子付錢喝飲料,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

這個難得獨自買單經驗

後來讓時台明津津樂道自豪不已呢?

等時台明夫婦倆喝完不知何種口味的咖啡後

大家才意猶未竟回到旅館

 

 

回到旅館,由於天色已晚

我們覺得出門再找旅館很累

就直接到住宿旅館櫃檯,要求原房間讓我們再續住一宿

令人震驚的是櫃檯說:現在是黃金海岸旅遊旺季

我們房間不知民國幾百年前就被預約一空了

偌大的旅館沒任何一間空房間

這下饒是"身經百戰'的小弟也不由得慌了

當兵時行軍露宿墳墓習以為常的小弟是無所謂啦

但時臺明是含著金湯匙長大的工廠小開

另三位則是嬌滴滴的女生

當下小弟毅然決定大家一起出去

以找到今晚的旅館房間為第一要務

向櫃檯要了一張衝浪者天堂附近所有旅館地圖

馬上外出

但是一家接一家根本不用進門

招牌就寫著客滿

走了一個多小時來到黃金海岸的背包者之家

雖然還有房間

但是只看門口游泳池之小,之髒,一葉知秋

還有出入的年輕人感覺龍蛇雜處,很是複雜

 和台灣遍布全台救國團活動中心的乾淨安全

真是形成強烈對比

我們五人討論一下

決定冒回頭,可能連背包者之家都沒任何空房間的風險

再給大家一個小時時間

找第二天的旅館(那時已經晚上十點左右)

結果不到半小時

我們碰運氣的進入一間濱海

名稱為one the esplanade 的高樓旅館

問看看還有沒有空房間

結果竟然瞎貓碰上死耗子,有空房間耶

價格忘了

但是是驚人的便宜,那時是強勢新台幣時代

記得每人分攤頂多新台幣兩,三百元吧

我提出看房間要求

櫃台人員說這是應該得,很樂於為我們服務

一進入房間

我們簡直像是阿拉丁進入神燈裡精靈幫他新建立的皇宮那樣驚喜

一點也不誇張,房間至少有五十坪以上

有三房二廳

客廳大的像豪宅客廳

廚房則是像電影一模一樣的美國家庭式大廚房

打開櫥櫃,裡面各種刀叉餐具應有盡有

而且乾淨到閃閃發光地步

真是像極了劉姥姥進大觀院

我們五個土包子邊參觀邊發出驚嘆聲

好奇寶寶的小弟

抓緊機會問幫我們導覽房間的櫃檯人員,這算什麼旅館

導覽員工微笑向我們解釋

這是自助式的澳洲度假公寓comdominium

我還請他拼出這個英文單字

(Could you tell me how to spell這句話

是英文爛卻厚臉皮小弟旅途中很常用的字

想想還蠻丟台灣的臉 )

因為孤陋寡聞又好色的小弟

聽他發音真的很像在說英文的保險套

結局真是戲劇性的完美

馬上滿意的到櫃台火速刷卡定下明晚的房間

這樣一遮騰,回雪弗龍旅館房間已經很晚了

大家一定都在期待明天的夢幻度假公寓夢中,含笑入睡吧

第二天在海灘來回不知走了幾遍

總算熬到check in的時間

第一時間,我們就把行李放進三個房間

當然一定是時台明夫婦一間

施蘭英和同學蕭雅穗一間

小弟獨自享用一間囉

沒想到卻發生旅途來第一次衝突

原來放完行李後,大家說好要坐計程車到

櫃台人員推薦的海洋世界(Ses world)去玩

結果施蘭英忽然發飆

說她不想去

她已經受夠從出發到現在每分每秒

都是五人集體行動(這真是誇大到級點)

她說她是我女友

她想要這次旅行中,至少有一天和我獨處

要去海洋世界,你們三人自己去

我整個人都傻了

完全不敢相信

施蘭英會公然說出這種傷大家感情的話

但仔細一想,將心比心我完全能了解施蘭英的心情

忽然想起大學時

不知是聽社工系簡春安還是彭懷真老師

在茂訪廳的兩性關係演講"婆媳關係個案"解說

我發現自己正處於類似的兩面不是人尷尬處境

僅記東海別系老師演講的教誨

沒有婆媳問題,只有先生兒子問題

什麼壞事都是丈夫扛下

因為母子再如何衝突還是母子

好事則推給母親和太太,這樣就對了

所以我請時台明,蕭雅穗他們三人到另一房間

誠懇的說,都是我的錯,我向你們賠罪

可否算是我欠你們三人一個人情

今天就兵分兩路遊玩,不斷低聲下氣請求他們原諒

總算擺平此事

他們三人出門改搭公車去海洋世界後

我提議要帶施蘭英她到雷明頓國家公園一日遊

她一口拒絕反而說她想和我到海邊散步

不解風情的小弟

當時自私的

一心只想到千里迢迢

花那樣多錢飛來黃金海岸

應該盡可能到愈多景點玩,才值來回票價

完全不懂小女生心事,

真是罪過要懺悔

但當時小弟雖是賠著笑臉

但其實心裡憋一肚子莫名火

心不甘情不願

和施蘭英去了不知來回重複走了多少遍的海灘

走著走著

施蘭英說要我陪她一起到海邊游泳

以台灣十六年前的傳統民風

我無法想像和女友在異國海邊游泳

因為覺得噁心肉麻死了

這是老外情侶做的事

結果施蘭英也不高興我掃她的興

嘟著嘴一直嚷說:我就知道你不愛我了

我最痛恨一天到晚把"愛"字說在嘴上

男子漢大丈夫的愛是行動表示,不是用嘴巴說的

太肉麻了

氣氛愈弄愈僵

施蘭英忽然問我要是我媽和她一起掉入海裡

只能救一人我要救誰

我真是不可置信

聽到真實社會

竟然會有女生問這種只存在八點檔連續劇的問題

我想我當時的表情一定和

劉子千"唸妳"

周星馳唐三藏Kuso版本裡的周星馳一樣

我應付應付的說:都救

施蘭英不放過我

說:不行,只能救一人

我真的火山就要爆發發飆

幸好服役時,陸戰隊磨練的克制力讓我強忍住

因為我想到翻臉的後果

團體旅程才剛開始,我實在承受不起

只好苦水往肚吞

並開始動腦如何化解僵局

一轉念

當年大學有一門愛情經濟學

教授有針對某位男同學的發問解答說

只要把球丟回女生

問提出此奇怪問題的女生說:

要是我和妳父親一起掉入海裡

你只能救一人,你要救誰

就是將心比心的意思

我將教授的標準答案照本宣科說出

結果,唉 ?

蕭雅穗他們三人到海洋世界倒是玩的很愜意

對比小弟強顏歡笑

負責陪著逛超市提物,清洗碗盤善後,空轉一整天

唉,不提也罷

晚上則聽從白天海邊"散步"聊天的路人建議

到旅館附近的"台灣夜市"逛逛

真是乘興而來,敗興而去

一個小小空地廣場

像用尺劃分般,整齊排列幾家台僑攤販

不只整齊

環境乾淨,一塵不染到好像無塵室那種錯覺

整齊乾淨理論上很棒

但就像台北圓環改建一樣,讓台灣庶民難以有親切感

而且印象中都沒賣吃的,幾乎都是賣衣服攤位

整個衝浪者天堂賣衣服的購物中心還嫌不夠多啊?

當然沒有人氣,小貓兩三隻

而摩肩擦踵,人擠人

卻是逛台灣夜市的一大樂趣

人同此心

所以小弟大膽假設

黃金海岸的"台灣夜市"要是沒有轉型

命運應該和台北圓環

一樣難逃關門歇業命運

逛完台灣夜市

蕭雅穗她們提議到黃金海岸的Jupiters Casino看看

她是在海洋世界等待時台明時

無聊翻免費的觀光導覽手冊翻到的

當然我們有五人

首選一定是坐計程車的啦,方便又便宜

到了賭場,光看氣派的外表和溫暖氣候

有來到小弟前一年才剛去過的美國拉斯維加斯感覺

但和拉斯維加斯只像到此為此

進去後有點失望

雖說拉斯維加斯也都是飯店內附設的賭場

但拉斯維加斯的賭場充滿活力

各種年紀的人都有

而此地的木星賭場不知是小弟來的季節關係還是怎樣

好像以退休銀髮族為主

而且還有拉斯維加斯好像沒有的賭馬

賭馬的人氣之盛,不會輸給玩吃角子老虎的人

餐廳數量也沒有拉斯維加斯多

整體感覺反而有點類似

一年以後才去的美東大西洋城賭場

 

因為明天要離開黃金海岸搭機到雪梨

大家要準備整理行李,提早休息

所以我們就草草結束黃金海岸最後一晚賭城巡禮

回到度假公寓後

 

因為小弟出國一向輕裝從簡

從不用行李託運

一個小小背包就可說走就走,浪跡天涯

所以利用他們四人矯盡腦汁在打包行李之際

自己一人去旅館的烤箱享用芬蘭浴

烤箱內除了小弟以外

另外三位是來自大陸北京的中年人

簡單和他們寒暄幾句,小弟就靜靜做芬蘭浴

只聽他們三人連珠砲似的聊天

問題是我一句話(應該說一個字)也聽不懂

後來我實在忍不住

插嘴問他們在說哪一省方言

他們笑說這是純北京土話啊

孤陋寡聞的小弟不好意思再追問下去

自己私下揣胡亂測

猜想他們三人可能是北京的滿清八旗遺民

說的是滿族語

不過小弟對他們三人印象還不錯

不像之前在泰國曼谷水上市場,遇到的大陸旅客

開口閉口,就是有沒有回到"祖國"看看啊?

真想學郝伯村回他們一句:我一直都住在祖國

黃金海岸"裸裎相見"這三位大陸北京人士

都不會去提這種有爭議性的政治認同問題

出來玩嘛,萍水相逢不就是要彼此尊重

第二天,之前提過的希臘裔計程車司機

又是準時如約將我們安全送達布里斯本機場

不久後我們就飛抵澳洲此行的第三個城市-雪梨

Posted by 陸戰隊475T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留言列表 (1)

Disable comments
  • la817291
  • 真羨慕你英語會話那麼強.
  • 同梯早 我只是臉皮較厚而已 呵呵

    陸戰隊475T replied in 2011/05/21 06:14

本文章不能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