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了許多的陸戰隊回憶

該是提一提另一段刻骨銘心的異軍種軍旅回憶的時候了

那就是還在戒嚴時期, 兩岸肅殺氣氛遠比現在南北韓還嚴重多倍的成功嶺暑期大專集訓了

先解釋一下當時的狀況

當年成功嶺,是由陸軍十軍團后里軍軍長兼任班主任

下轄二個預備師 ,即成功師和黃龍師, 也可稱學一師和學二師

訓練能量約二萬餘人

但真正的新兵入伍訓練可不能中斷

而當年大學聯考一年只錄取二萬多人, 男生頂多一萬多人

所以大學新鮮人幾乎都集中在八月中旬的暑二梯

而七月初的暑一梯和寒假的寒訓 ,幾乎以專科生為主

而我才高興聯考上榜沒多久

就接到類似兵單的成功嶺報到單

差別只在多了考取的學校科系 欄位

話說好像是每站都停的專車,總算在成功車站下車後, 跟著人群步行進入營區

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著名的成功嶺三個紅色大字

之後以考上的學校為報到單位報到

再以身高來分連隊

我被分到黃龍師(學二師 )第五旅第十三營第十三連

(軍長班主任是剛占中將缺的陸官二十九期李建中少將)

分完連隊後接著理髮領裝備

理髮時有一位香港僑生堅持不理髮要退訓

僑生就是不一樣, 大吵大鬧 ,最後不知哪位長官實在受不了,開了退訓單給他

並大聲說:(其實是說給我們聽的,給自己找台階下) 你逃不掉的

不管你大學念幾年, 沒成功嶺結訓證書 ,你是畢不了業的

結束完這場鬧劇後,被帶到未來要待四十五天的十三連教室

填寫一大堆似乎填也填不完的資料

邊填邊聽幹部介紹

我們連上只有輔導長是常士正期生轉專修班(俗稱老頭班)

也是全部班長最信服的長官 

再來有一位排長是陸官專科少尉, 他自稱是柔道黑道高手

一位排長是台大農工系畢業的預三十五期預官

連長和另一位排長則是轉服的四年九個月官預

(奇怪副連長和四年後的陸戰隊龍泉一樣從缺, 基層幹部極度匱乏,唉 )

少校營輔導長則是越南難民出身的政戰學校正期生

中校營長則老愛在以後的四十五天裡

有意無意藉他訓話告訴我們,他如何不人道的操真正服兵役的新兵

來嘲諷我們大專集訓隊是如何的好命

現在回想, 真的很不公平

和當時的陸軍新兵訓練強度當然不能比

但當時成功嶺可是模範營區

亦即必須按表操課

有數不盡的大官會來視察

雖說跑部落隊不會有老兵拿S腰帶抽打,踹你

也不須背防毒面具端槍長跑

要是臉皮夠厚, 報病號不出操,  班長也一定同意, 不需醫官開免操單

但所有戰技體能科目可是一樣不少啊

雖說刺槍術只刺到基本刺

但盡責的班長們有示範第一交集給我們看

甚至還有一項陸戰隊龍泉沒有的訓練科目

那就是據說

是從德國引進的領導智能

訓練各種戰時遇到突發地形的如何團體集思廣益合作過關

例如獨木橋 ,河流等,

折騰了一整天, 總算在著名的"今宵多珍重"廣播歌聲中,結束成功嶺上的第一天

第一周重點,好像是認識各級長官, 莒光日 和成功嶺上四大事之一的練習開訓

所謂四大事是開訓 ,實彈震撼教育 ,行軍到東海大學 ,結訓

說來慚愧, 小弟開訓,結訓都沒去, 留在連上鬼混 ,所以無法向大家介紹

我們上校旅長是剛從屏東農專教官請調回部隊的, 對我們大專寶寶非常客氣

但在拍結訓照時, 當師長正要坐上椅子時

不知哪裡跑來一隻大白狗 ,大剌剌坐在師長專用椅子前面不走

旅長剛開始只是比個小手式,小聲噓趕那隻狗

沒想到那隻白狗根本不鳥旅長, 不為所動

平日斯文輕聲細語的旅長忽然露出真面目

大喝一聲,並用腳猛力一踹,把那隻狗踹走

全旅學兵,大家都目瞪口呆,看著這隻可憐的大白狗哀嚎的一拐一拐離開

也上了軍中"無論如何"都要完成任務一課

至於師長則是鄉音濃得化不開

印象最深有二事

一.是當時師集合時都會請所謂專家學者來演講

有一次,師長請寫"塔裡的女人"作者 反共作家,無名子來演講

師長當介紹人, 引言那一大串話,我很認真聽 ,但幾乎都聽不懂

隱約知道師長強調"塔裡的女人"是一部世界名著 ,但名著在哪裡, 師長似乎也講不清楚

真懷疑師長只看過書名, 連簡介也沒看過

據班長指證歷歷說, 我們師長年紀遠比當年剛滿五十歲的李建中軍長大的多

是剛因江南案下台的前宋長志部長同學

看老邁的師長是有點像, 聽說那時國軍將領一人可改出生年份一次 ,以便延後退役

但宋長志當年已七十歲, 這未免太扯, 七十歲的少將師長, 不太可能

我猜,可能是類似留德石牌明德班一類的受訓短期同學才合理

二.是一次師夜間集合, 師長整晚都在說, 她女兒向她抱怨說:

當軍人女兒有什麼好,沒錢沒房, 現在的年輕男生約約會是無仿

但論及婚嫁,一定要娶一個能減少奮鬥三十年的女生

師長越說越激動 ,滿臉通紅說了整晚, 說現在台灣年輕男生價值觀嚴重偏差

拜託 ,我是土包子,第一次聽見"減少奮鬥三十年"的說法

其他同學我看也差不多  

不要說論及婚嫁了

我們是連大學大門都還沒進去過,不到二十歲年輕學子

莫名其妙,那晚就當了師長無緣女婿的出氣包 ,有夠衰

人生第一次的莒光日

印象最深的是晚上的榮團會

開會之前, 和藹的輔導長大力拜託我們盡量提問題, 絕對不會秋後算帳

沒想到我們這些天兵

問了一些我也忘了,讓在座的營輔導長大罵連輔導長的事

想想連輔導長也很可憐

畢竟我們年紀太輕 ,真的不知要提何問題

沒提問題,換連輔導長考績有問題, 不認真 嘛

提了不該提的原因,也有問題, 會被營輔導長釘

全部提問全都白紙黑字寫下來, 營輔導長若不推給連輔導長的話

換旅處長訂營輔導長, 很無奈啊?

記得第一個星期休假日
一律是在營休假
好像還要領會客証
才能和前來探視的親友相聚

全家都來了
父親尤其興奮
驕傲的向我介紹
當年他參加早期的成功嶺大專集訓隊點滴
不只父親如此
本連是由中興,東海,中原,輔大,文化等大學組成
有一位文化同學
當年他的榮民父親可能已超過七十歲了
但興奮程度一點也不輸給父親
用他那濃的化不開的鄉音
也極其熱心的
幫我們大家介紹更早期
成功嶺草創慘淡經營情形

但獨自一個老人前來探視愛子
沒有其他親友相伴
感覺有點朱自"背影"一文中的鼻酸
我很感動
還特地抽空和他們父子聊天
稱讚他把同學敎的如此有家教
令公子考上文化大學
將來前途無量
杯杯您好命了等等
老杯杯高興的嘴合不了攏
我真的替那位老榮民高興

其實那天最大收穫
是可以自由到福利社買飲料喝
很奇怪
不像陸戰隊本營每個連上都有福利社
甚至兩棲基地有些連
也有"山塞版"的連私設"福利社"
大家皆大歡喜

成功嶺印象中
只有一個福利社
而且只有假日才能去
父母親中午過後就回台北了
我卻沒有馬上繳回會客証
還跑去大餐廳看錄影機播放的美國影片
印象很深
是一部描寫一個小孩
到一個昔日美國小鎮戲院看恐怖片
剛好恐怖片劇情是發生在一間戲院的奇特凶殺案
那個小孩本來也和旁人一樣看的津津有味
後來愈覺愈不對勁
這個場景好像就是他正在看的戲院啊?
他趕緊通知戲院其他觀眾
大家笑他神經病,沒人理他
後來真的有觀眾被殺死
大家這才發覺
原來正在觀賞的電影已成真
但已經太晚
所有通道已被鎖死
正想看結局時
無奈這是當天所播放的最後一部影片
還沒播放完
就被趕回連上了
這些年來
我一直在想像沒看到的劇情
也領悟到
許多事
反而是不完美的未完成式
會讓人念念不忘啊


第二周的假日,才是我最盼望的離營外出休假

吃完早餐 ,依序排隊乘坐開進軍營的特約台中市公車專車

到台中火車站前的綠川東街還是西街下車

(晚上6點前,哪裡下車哪裡上車回成功嶺)

印象好深

下車第一印象是好熱鬧喔 ,人山人海

(聽說現在人潮已轉移到中港路重劃區, 台中火車站前商圈已經沒落 ,令人不盛唏噓)

滿街都是穿草綠色軍服的軍人 ,當然以成功嶺學兵占大宗

開玩笑, 短短時間 一萬多人被放到同一地點, 當然人滿為患

下車後發現中正路有偌貝爾書城, 好高興喔

結果太早還未營業, 空歡喜一場

但馬上有意外驚喜, 竟然有當時世界第二大速食連鎖店溫蒂漢堡

當時麥當勞才剛進軍台灣 ,全台好像只有台北和台中中港路二家分店

我是土包子 ,從來沒進去過任何速食店

興奮的點了人生第一份美式速食" 巧克力奶昔" 因為已經吃過早餐 ,而且當時漢堡價格是令人作舌的天價

小小學兵實在吃不起 ,念舊的我, 從此迷上溫蒂巧克力奶昔

(但溫蒂經營不善 ,不久就撤出台灣 ,退伍後我只得遠赴美國旅行時才能從溫舊夢)

吃我認為全世界最好吃的奶昔

喝完奶昔 ,逛到附近的日據時代老市場, 嘴饞的我 ,吃了市場內肉羹湯 ,這也成了以後放假必吃之處

繼續往前推進 ,到了當時台中最富盛名的龍心百貨 ,也是還未營業

想想實在太早了, 許多商店根本還未營業

就回頭走到火車站的公車總站,搭公車到考取的東海大學

說來就氣人

那年不知何故 ,東海史無前例 ,嚴禁考取東海的新生科系和新生聯絡

別校的同連弟兄每晚忙著和未來的學姐卿卿我我通信

反而考取離成功嶺最近大學的我們像個孤兒, 無人聞問 ,愈想愈火大

來到東海, 因為是暑假, 沒什麼學生

加上校地太大 ,沒人帶 ,真不知從何逛起

看見許多人在著名的東海教堂拍照

忽然覺得自己未來四年可是這裡的主角之一耶

絕不能丟人現眼,舉止像個觀光客般

發誓到結訓開學前 ,除了行軍外, 絕不再踏入東海一步

馬上坐公車到中港路科博館下車

因為成功嶺上早已聽住台中同學說

這家麥當勞可是

創下開幕當天營業額最高的世界紀錄

多年後才被大陸第一家麥當勞分店打破

真是名不虛傳, 整個店面擠的水洩不通

大都是整個大中部,假日家長帶小朋友來科博館,順便吃一下麥當勞

接下來坐公車回到火車站前

到成功路那家舊戲院看"小子難纏"第二集

英雄所見略同, 全場爆滿 ,幾乎都是成功嶺呆頭鵝學兵

看完電影就到偌貝爾書城看書到七點,依依不捨的坐車回成功嶺

沒想到回到連上

貼心的營長早已經準備好消夜

這是我念念不忘所吃過的最好吃消夜

水煮白麵條

真是好吃的不得了

絕對不是肚子餓, 實在是手藝好

從此我深信愈簡單的食材組合

才愈能顯現出廚師的功力

都要流口水了

血濺車籠埔,淚灑關東橋,魂斷金六結

這是每位(包含成功嶺學兵)陸軍弟兄很耳熟的話吧

奇怪,為何沒人提起成功嶺呢?

以當年小弟和同學們的親身體驗

不管是成功士官隊還是黃龍士官隊出來的班長

可是有品質保障的喔

個個剽悍無比,體能戰技動作確實一級棒,看他們任何一人向長官敬禮

簡直和國軍儀隊,憲兵一樣標準好看,真是令人激賞

無法想像那三個月的幹訓班是

怎樣不人道磨練出這些剽悍的班長們

成功嶺都如此了

車籠埔,關東橋,金六結等三師的陸軍班長們,豈不都有特戰部隊身手

可惜四年大學畢業後

這四年台灣歷經史無前例社會激烈變化

舊價值觀紛紛解體

但新秩序尚未形成

雖然還是動員戡亂時期

但已經解嚴,也沒民眾怕已成紙老虎的警總

由三年改為二年役期的陸軍首當其衝

不只成功嶺

所有抽到陸軍的同學

不管是何部隊

都驚歎班長素質怎麼和四年前的成功班長差如此多

時代變了

陸軍士官幹訓班訓練當然也必須跟著改變

這是無可奈何的事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陸戰隊475T 的頭像
陸戰隊475T

海軍陸戰隊475Tkuda1994

陸戰隊475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