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訓那天,同梯們互道珍重後,就等連上來領兵帶回
回到曾住宿一宿的勤務排,景物依舊,但人事大變
才二個月時間,當初和我們聊天的457T吳*達學長,
已於10月晉升上兵
回到排上,就看見他在站安官

我向二個月前相同的上兵458T值星班長報到後,
他帶我去見上尉吳排長
排長是中正理工專科土木科畢業,台中人
見完排長後,沒有想像中的八卦陣軍紀操迎新
事後才知道我的師父,師公梯次夠老  
加上團部新來的夏德玉處長剽悍無比
(後升任陸戰隊主任,現任海總部政戰主任,排上老兵怕我這個大專新兵受不了偷偷申訴)
加上久無新兵,472T學長,被迎新操到嚇的用關係調到別連

474T 學長則在莒拳班受訓,473T學長進伙房
所以我是由471T呂理*學長,負責交接新兵注意事項
其實,不操我,我也乖乖的跑步搶做任何公差

向部隊報到後,457T 師父朱*儀,馬上帶我去找營人事官景健東中尉
景中尉是吳排長的中正理工同學
剛幹完副連長,調來營部參謀

師父才正要開始教我如何用鋼板油墨刻字
忽然二聲緊急哨響起
人事官嘆一口氣,對我說:你先回部隊吧?
回到排上,原來要我幫忙清垃圾上2.5噸軍卡
聽師父解釋,以前勤務排人數眾多,除了支援連配屬排上的經理庫,糧枺庫,庫長,庫兵共四人外
全營的回役兵,和有前科紀錄者
皆在我們排上就近看管
這些學長因為安全顧慮,不能站衛兵
所以整天出勤務,所以當時營部文書,有免出公差勤務的特權
就在小弟下部隊前不久,陸戰隊開始實施精實案
營長就將這些回役兵學長歸建回各連,營部文書也喪失了免出勤務的特權了
後記:就是當年各路大哥英雄好漢群聚勤務排
      本排外號"禽獸排 "可以想見當年學長制之重,新兵之難混

"小衛星'跑五千公尺,靈犬"黑白"

------------------------------------------------------------------------------

第二天早點名操完體能後
就是小弟下部隊後第一次跑五千公尺
首先不計時,全排小跑步到彈x連入口左右
開始計時跑五千公尺,沿途經過一些恕無法透露番號的營區
一直跑到海軍軍區再折回來
這時才真正體會,並感謝銜接教育班長苦操我們的用心
我完全沒有落隊
跑完回排上後,嚴肅的459T值星莊班長,
面帶微笑的說我表現不錯
其實有些有關係的同梯,一直待在海軍總醫院,根本沒去銜接
下部隊跑五千公尺他們就知道痛苦了
我親眼看見6x1團2x3營某個炮兵連跑五千時
帶隊的值星班長忽前忽後,
跑到快落隊的新兵後面猛踹一腳後,再跑回前面帶隊
我們直屬部隊叫這個為跑"小衛星'
因為本排474T學長在莒拳班受訓,473T 學長是伙房兵不用出操,
472T學長被操到嚇的外調
所以第一天下部隊,
我是被471T學長交接注意事項的
以跑五千公尺為例,
除了遇到穿紅短褲的蛙兵和特勤隊要禮遇外
其餘連隊,絕對不能超越我們 (就是互尬)
比速度也比答數聲,什麼都在比,真是壯觀又難以忘懷

說到跑五千公尺,
就必須提到全程會陪跑的本排靈犬"黑白"
聽學長說,因為以前本排吃狗肉風氣極盛
每位新兵,必須殘忍的用木棒活活把狗腦袋敲死,來讓老兵吃狗肉
八字輕的伙房461T學長,半夜常看見許多無頭狗在廚房亂跑的怪談
後來剽悍的陳龍營長上任後,嚴令禁止此種暴行
並下令將全營所養的眾多流浪狗(準備殺來吃用的)
載到燕巢丟掉

黑白是唯一跑回營上的狗,營長覺得有緣
就下令本排飼養
黑白是一隻中型雜種狗,因為臉長得像乳牛而得名
不只五千公尺,連一萬公尺牠也全程滿分跑完
(別誤會,司令部一萬公尺是志願參加的, 及格者可放榮譽假
雖然我很哈假 ,但自評及格機率不大 ,就沒報名 ,反而黑白有去跑)
跟著部隊走遍桃子園,和我同期的許多別連弟兄應該有印象
不只體力好,更重要是聰明乖巧無比
排上每位弟兄,牠都會搖尾巴撒嬌以對
但是晚上獨自站正哨時,牠的功用可大了
因為本排正哨,是整個左營軍區的少數第一線衛哨
雖然晚上十點以後,有拉上拒馬,但還是有許多喝醉酒的海軍和陸戰隊軍官想硬闖
因為只要過本哨,整個左營軍區皆通行無阻
可以想見,本哨是政戰連和天威部隊滲透的常客
但黑白遠遠聞見陌生人,
不管官階多大,一定狂吠,並兇猛的會撲上去咬人,真的有咬傷過人
不過只要曾配屬住過本排的人,多久牠都不會忘記,還會撒嬌,所以很得人愛憐
例如前文曾提過的補給連大顆忠學長,曾配屬過本排
所以他退伍前夕,喝醉酒大鬧本哨,黑白因為認識他,所以就沒發揮嚇阻作用
所以小弟後來最喜歡深夜獨自一人站正哨
因為有黑白盡職的幫我警戒
我可放心大膽的專心背整本英文字典
不過因為燈光不夠亮
害小弟視力從入伍時2.0降到退伍後只有1.6 唉
退伍三年後,有一次趁出差晚上回排上找朱排副時
發現營區早已廢棄,但我叫聲黑白,黑白馬上跑出來依慰在我腳下,讓我感動不已
排副解釋,勤務排已經搬去彈藥連, 黑白也跟著過去
但是可能勤務排已經待習慣,所以常會回來,才會讓我遇上
真是讓人還念的好狗

總算捱到下部隊第一個週日了
吃完早餐,努力把自己的步槍擦到讓值星班長檢查滿意通過為止
換上軍便服
到南門哨接受團部連警衛排嚴格的服裝儀容檢查過關後
總算鬆了半口氣,為何是半口氣呢?因為學長有交接
第一次放假,第一件事不是回家
而是先到南門哨外眷村所開的沒有店名的小店
租一個衣櫃,裡面放便服,把身上穿的軍便服更換完畢後
(這樣就不怕憲兵記違紀 )才能放心外出休假
當時明文規定,只有軍士官包含下士,休假外出可穿便服離開營區
阿兵哥一律需穿軍便服,接受哨所儀容檢查後才能離營
實務上只要是本團下坡弟兄好像南門哨會放一馬,穿便服也行( 因年代久遠, 我也不敢確定)
至於本排剛好屬於軍區外的營區

所以排上傳統是下坡弟兄直接翻牆休假
破小冬弟兄直接出營門右轉再又轉走海x高中外出
未破小冬弟兄,則必須乖乖左轉南門哨接受刁難或說"磨練"
曾有一位配屬本排未破小冬經理庫481T學弟收假時,不敢走南門哨
偷偷從海x高中回營被459T莊班長發現
害的那晚,我們所有未下坡弟兄都被出軍紀操,掛單槓
下坡後,好像改成所有阿兵哥都可穿便服離營
眷村小店也因此文令,不支倒地關店

--------------------------------------

部隊裡面,是沒有瓦斯的,不管是廚房煮菜還是洗熱水澡
全都是使用新兵辛苦一桶一桶,用手板車運回來的煤油
其實南台灣根本沒甚麼冬天,最冷季節應該是一月二月吧?
那剛好是全陸戰隊,早操晚也操的準備329國軍體能競技重點期間
就算是寒流,睡前也保證操到你滿身大汗,根本不須燒熱水洗澡
所以只有在十二月份偶爾晚上有燒熱水提供弟兄盥洗
也是由最新弟兄來燒煤油,現在回想起來,那濃密的黑煙,根本不符環保要求

等到小弟接行政士不久後,司令部忽然下來一道文令
說從七月一日新年度起,各連隊需全年無休,夜晚提供熱水澡,真是不食人間煙火
不要說沒需要就算願意遵辦

就憑司令部每人每日所加配的小數點煤油數量
根本不夠廚房弟兄使用,廚房用煤油有夠浪費,完全無法節制
只會催我這個行政士,煤油快沒了,趕快申補
所以部隊煤油使用日報表,我敢說大家都是作假帳
夏天怎麼可能有人洗熱水澡,可是報表卻是大家每天有洗

而且單位是每人每天零點幾加崙
騙誰啊? 哪有那美國時間,就算有,要用甚麼量器來計量呢?

刺槍術第二交集

------------------------------------------------------------------------------

等過完年第二批學長休假回來,他們才知道換新營長了
紅軍443T砲王學長,放退伍假到月底,準備退伍才知道換營長了
為何要提到砲王學長呢?因為學長九點收假前不久
司令部下電話紀錄說:第二天一大早要抽測本排刺槍術第二交集
排長馬上提早集合大家,把木槍從庫房領出來,準備練習刺槍

沒想到已經破大冬的458T高本值星班長兩手一攤說 :他已經忘了如何刺第二交集
排長也傻着了,排長吹噓他念中正理工專科班前曾在陸軍官校入伍訓,被苦操過第二交集,不過有點忘了

不會就不會,還死要面子
站在我旁邊,剛被營長從彈藥連調來469T細漢學長小聲對我說,他會,不過他才剛破小冬,不要太囂張
他說,同時和他調來本排的常士34期任中士,很擅長第二交集,不過還沒收假
全排傻在那裡,只見以前學長大談當年勇
原來去年同一時間,司令部也曾抽測第二交集,不過之後就沒再練習
這時砲王學長才剛踏入營門,換裝完畢入列
很吃驚對高本班長:你不會第二交集?
然後微笑說: 臭新兵,真好命,我來背值星

只見退伍前夕的上兵紅軍,氣勢傍博的背上軍旅生涯最後的值星帶
幫我們這些學弟,好好上為何要尊重老兵的一課
砲王喊口令,黑軍445T肉奇和448T村長兩位學長熟練的示範給大家看
只刺一次,二位457T學長馬上說,記起來了,也下去刺,還刺的很不錯
真是一梯不如一梯,一點都騙不了人
最後分462T以前學長一組,之後較不熟(應該說幾乎全然不會)一組練習
那晚讓我對陸戰隊的學長制第一次,打從心底完全折服

後記 :誇張的是,第二天刺完槍,一樣完全沒再練過任何一次第二交集
第二年同一時間,那時我人在飛指部,全連一樣只剩當時紅軍469T細漢會第二交集
破小冬前,他在彈藥連每週六都要刺第二交集不過那時,我們已經從司令部三處體能戰紀督導小組,調來朱上士來當我們排副
開玩笑,專門示範刺槍術排副手下怎可不會第二交集
但抽測完,還是一樣沒再練習了
所以第二交集,我也完全忘光光了

要反攻大陸了,還混

-----------------------------------------------------------------------------------------------

1990年十月二十一日,當時小弟正在補給連接受銜接教育

忽然無預警報聲響起,因為我們正全員全副武裝出操,所以沒差

但警報聲反常的一直響沒有停下來跡象,值星班長愈想愈不對勁,說這狀況很奇怪

不久補給連安全士官接到緊急電話命令

瞬間補給連開槍櫃,領槍枝

全連也全副武裝緊急集合,連同我們銜接隊一起準備未知的緊急突發提升戰備狀況

這可不是每月左高地區舉行的反登陸,反空降,反毒氣,(名稱反一大串)的演習,可躲在壕溝鬼混

不清楚狀況是最令人恐懼的

戰備許久,總算團部一位少校督導官前來

少校並沒下任何戰備狀況讓我們操演,也沒解釋原因

劈口就說:要反攻大陸了,還混

這句話若出自義務役老兵教訓新兵之口,我完全尊重

但那個時代,職業軍人相較於社會其他行業薪水實在偏低

要不是有報國革命精神使命感的人,怎麼可能當職業軍人

說小弟古板也好,不知順應時代潮流也好

那時還是動員戡亂時期

只要憲法中的臨時條款一天不廢除

國軍依法必須反攻大陸,這是依照最高位階憲法明文規定啊

(台灣是法治國家,必須一切依法行政,國軍也不例外)

職業軍人怎可以這種嘲諷口氣說反攻大陸呢?

那位少校對得起老蔣總統嗎?

還是黃埔子弟嗎?

後來動員戡亂時期結束再聽到這種話

我完全尊重這是個人言論自由

注1:後來才知那天是高雄市聖火要送到釣魚台被日軍阻止所臨時提升的戰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陸戰隊475T 的頭像
陸戰隊475T

海軍陸戰隊475Tkuda1994

陸戰隊475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