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文章,竟然能蒙亞太防衛雜誌登載在

6月24日出刊七月號第10頁的特搜報告

人生第一次總是特別珍惜感恩

雖然印刷時漏印了另外五位接收的陸戰隊補給士弟兄

在此特別補上

無論如何

真是謝謝該雜誌社的鄭總編,感恩謝天

下面是內容

-----------------------------------------------------------------------

前言:筆者是陸戰隊潛龍二號475梯652團下士步兵班長退伍,退伍多年的我,不時還會夢到軍中點滴,真是難忘美好的回憶,個人有幸參與忠海演習接收作業,特與大家分享

籌備: 忠是永遠忠誠,表示陸戰隊,海是海軍總部直屬海鋒大隊,民國八十年十月初,筆者奉令向司令部忠海演習作業室報到,由三處陳上校處長向我們說明,國防部決定將海軍雄風飛彈營〈海鋒大隊〉撥交給陸戰隊,連同剛從山字號拆下的五吋砲,艦〈砲當岸砲,編成五吋砲連>合組陸戰隊飛彈砲兵指揮部
指揮官是陸戰隊學校教育長王上校,山東人,海官六十年班,副指揮官暫從缺,參謀長蔣遠平,湖南人,海官六十八年班,現任九十九旅少將旅長,民國八十五年海峽危機時,無意中看電視發現他是南沙指揮官,下面只有一個九十九師步兵連,加上651團支援一個LVTP5排,他發誓要戰到一兵一卒想,到北緯十度的太平島,離台一千七百多海哩援,軍根本無法救援,我眼淚差點掉下,只能祈禱他平安,人事官是六十六師653團少校士官兵人事官,補給官是66師307營上尉補給官,預財官是吳志信少校,還有一位中尉輔導長,加上五名行政士官,五位補給兵,這就是全部接收籌備人員
除了我們這些接收籌備人員外,其他陸戰隊準備接收的軍士官幹部,分別到陸戰學校和海軍兵校, 接受飛彈訓和艦炮訓
籌備初期 :我最主要工作是幫受訓軍士官補給證撕貼餉條,關餉處理糧票 ,軍眷大小口補貼,等有關行政業務的事
司令馬履綏,撥款十萬元給預財官充當我們作業經費
隨著受訓日期即將結束 ,我們開始密集出差 ,了解海軍的實情 ,並加快腳步 ,辦理重覆占缺,,督促對口單位 準備交接清冊

 
銜接 :十二月初在吃過馬司令的餞別加油早餐後,我們開始進駐海鋒大隊,作為期約一個月的見習銜接準備
已習慣高屏暖冬的我們 ,初期真的很難適應北海岸風大又溼又冷的氣候
所以海軍的烘乾機是基本配備 ,讓我們大開眼界
到海鋒後 ,我還是要到北部許多陸戰隊負責警戒的海軍營區 ,去處理受訓弟兄原步兵團單位的諸如餉條關餉主副食等行政事務 ,還要孰悉新環境 ,忙得不可開交

 
成軍 :民國八十一年元旦,海軍陸戰隊飛彈砲兵指揮部正式成軍
所有原來海軍弟兄 ,皆換穿陸戰隊展新的迷彩服,正式轉換軍種為陸戰隊
成軍後 ,很奇怪的是每月,我竟然還是照常要去觀通指揮部和關渡師師部去辦理關餉
聯勤台北收支組數量如 此眾多, 我還要去理論上和飛指部相同位階的上述兩單位關餉 ,真讓筆者百思不得其解,
成軍不久後 ,馬上遇到一個大風暴 ,一批由陸軍轉換海軍的資深學有專精士官長
不願再轉換成陸戰隊 ,打算集體提出退伍申請
這可急壞了指揮官 ,用盡各種感性訴求 ,千拜託萬拜託 ,才平息此事
 
指揮官是一位典型豪爽直率的山東人,也很幽默,例如他剛向我们耳提面命交,代在外不可洩漏軍機,但馬上說,其實他也做不到只,要到外面點些小菜,喝幾杯脾酒,他也會克制不住,大聲高談雄一,雄二如何,言語中,盡是得意之色,也難怪大家如此得意,因為我们陸戰隊正奉命換裝由國人自行研發生產最新的雄二飛彈,就算以十九年後的今日來看,其性能,放諸世界各軍事強國的反艦飛彈來比,也毫不遜色
指揮官對我們飛指部有很深的期許,因為他常說,當陸戰學校教育長時,他最痛恨,理應是部隊主力的常備士官和領導士官,在陸戰學校受訓的6個月,每天只是拿支步槍攻山頭,操體能,整天喊打喊殺,學校空有精良設備,卻沒見讓學生上過幾堂室內課,所以他想將飛指部脫胎換骨訓練成陸戰隊第一支有氣質,有理想的專業科技部隊
,至於義務役士兵方面 ,從潛龍2號498梯開始 ,全部改由陸戰隊龍泉新訓中心撥兵,
而除了筆者等五位下士外,
所有新進士官皆為志願役的海陸領導士官和常備士官
基層領導過渡期間 ,採二元領導管理
意即所有龍泉出來的新兵
白天接受原海軍士官訓練並驗收專業,
而早晚點名,操體能,就寢等和飛彈無關生活管理
由海陸士官負責
為避免操體能嚇到原海軍弟兄
原海軍弟兄依照原來方式查艙,不須操體能
如此多元管理方式
後果是接收的領士常士 ,印象中 ,在部隊 ,白天似乎沒受甚麼管制和專業訓練,晚點名大操龍泉出身的新兵給海軍弟兄看
和尚未接收前的寧靜營區相比,接收後,每天晚上哀嚎聲四起
不過 ,以筆者過來人角度來看
和真正陸戰隊基層連隊操的程度相比 ,實在太輕鬆了
著名的海陸八卦陣,忠誠操 ,似乎沒見傳承 ,但足以讓在旁觀看的海軍弟兄心驚膽跳 ,祈禱過渡期不要結束
這也種下日後海陸退出的眾多原因之一

 
矛盾漸出:從海軍角度來看
 說真的, 原海軍的領常士,本職學能真的沒話說 ,陸戰隊士官戰技體能也沒話說
但 飛彈畢竟是一門專業科技 ,海陸軍官雖只受過速成班 ,但軍官只是作決策 ,下命令〈雖然我還是覺得很扯, 〉 但士官可是執行命令的骨幹啊 ,但海陸士官因人數眾多 ,又一股步兵至上的氣勢 ,原海軍根本沒人敢管 ,但原海軍士官  ,陸續不斷退伍 ,沒有海軍新血注入,接收的海陸士官 ,我認為 ,真的沒能力 ,去懂諸如雷達 ,電子,損管等專業 ,士官不管在何種性質部隊 ,都是以專業來建立威信
我不認為海陸的體能專業 ,有辦法信服人 
再從陸戰隊角度來看: 飛指部可能是陸戰隊唯一329戰技體能免測單位,每位弟兄都必須備戰〈有些是吹冷氣坐著看儀表〉不是陸戰隊接萬寧那種體力型戰備,人數,固定一個蘿菠一個坑
所以要如何跑五千公尺呢?還有交接清冊上,竟無任何一支木槍,表示他們從未刺過刺槍術第二交集,令我十分駭然,全陸戰隊弟兄都會刺的第二交集,他們似乎連看過都沒有,這樣算是陸戰隊嗎?
還有, 既然換穿海陸迷彩服 ,那至少要有基本基地防衛固守能力,總不能 還要友軍支援基本 步兵自衛戰鬥  ,那不是太扯了但,跑五千公尺實在不可行飛,指部各連隊都是小營區 ,不像其他陸戰弟兄,大都在大軍區, 愛跑多遠皆可 ,而飛指部各連在海軍苦心經營下 ,從外幾乎看不出是軍營 ,若要跑五千 ,勢必要跑出營區 ,想像答數 ,軍歌,槍托,s 腰帶抽打落隊弟兄 ,新兵
哀嚎聲 ,那豈不太招搖嗎
美軍陸戰隊清楚告知不,管任何專業,所有美軍陸戰隊,都以步兵自許,我們可以容忍一支任何戰技體能管道訓訓練都不需要的陸戰隊部隊嗎?
 
 
由於當時檞數飛彈還由204營接收中,而拖式飛彈功用實在和反艦飛彈差太多,也就是當時整個陸戰隊沒有任何一顆成軍防空或反艦飛彈,也沒人懂此類飛彈筆,者私下認為上焉,應該曉以大義,直接留下海軍原大隊長及重要幹部,若不成,次者,向海軍總部申請有海軍武進陽字號經歷者接任,再不行,跨軍種向空軍防砲警衛司令部借將,都比我们陸戰隊合適,郝柏村〈注〉卻下令兩個月內,要陸戰隊成軍接戰,,指揮官,參謀長,各連,排長,幹部都去受飛彈速成班訓,只有幾小時就要成專家而且有權發射飛彈,這就是為何接不下去的原因,飛彈是一門科技專業,無法速成,舉例,單我看498T新兵從早背到晚飛彈準則到我歸建75天,還沒看到哪一位通過驗收海〈軍規定驗收過才可放假回〉想起來,有點像北洋軍閥張大帥時代,還好那75天沒發生意外,天佑國軍

 
尾聲: 最後在眾多矛盾反彈聲中 ,國防部作出撤銷飛指部 ,並歸還給海軍的決策
筆者和其他接收幹部於同年三月十六日歸建陸戰隊原單位
結束這短暫,但令人難忘的跨軍種之旅
但陸戰隊新訓中心所提撥的潛龍二號498梯陸戰弟兄 ,則轉換軍種 ,永屬海軍

 
花絮:附帶一提因海軍弟兄許多的身材太胖 ,海陸沒那些尺寸而特別訂製的迷彩服
司令大方送他們留念
史上唯一身材實在不像 的陸戰弟兄
注我要向:當時主導此案的郝院長說句話
當此案進行時 ,部長是文人陳履安,郝院長就算是大陸軍步兵主義者,他的軍事素養的確勝過文人部長,而總長是空軍較弱勢的總長 ,郝院長是出於愛國軍 不放心的立場 ,親導此案 ,我們事後可感嘆有點大老粗 ,但那是他的視野侷限所致 ,出發點是好的
 
後記:筆者畢竟只是一位義務役士官, 階級太低 ,許多決策過程並非筆者所能知悉
加上年代久遠, 紀錄錯誤疏失 ,在所難免 ,還懇請各位先進 來函更正指教
最後
謹以此文, 獻給摯愛的海陸論壇和後憲論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陸戰隊475T 的頭像
陸戰隊475T

海軍陸戰隊475Tkuda1994

陸戰隊475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呂少弘
  • 我是449T 當時被調到澎湖去守五寸炮
  • 學長好,你應是民國七十七年九月一日入伍的,請問學長,根據當時飛指部的編裝表,五吋砲連每連實編186人,真的有這麼多人嗎

    陸戰隊475T 於 2009/08/28 22:10 回覆

  • klian
  • 澎湖5吋炮應該是1X3營的..在我下部隊的那幾年,1X3營(就是我在的單位)在澎湖有警衛連一,防砲連一,而五吋炮歸警衛連管,所以警衛連有五吋炮排。
  • 報告學長
    因我未去過澎湖五吋砲連 但在飛指部的編裝裡 因是我關餉
    所以確定是連不是排 至於原營砲牌是否納編 還得請教學長

    陸戰隊475T 於 2009/10/01 20:22 回覆

  • peggy
  • 非常精采的文章,之前曾服務於陸戰婦聯會之下的幼稚園,您的文章讓我不由想起每學期前總要由隊上調來人手協助整理校園,心中無限感謝。文中提及高王玨司令已於幾年前因病去世了。
  • 謝謝前輩謬讚
    高參謀長逝世消息
    海陸論壇士官長已經公佈過
    謝謝前被來文

    陸戰隊475T 於 2010/06/21 13:59 回覆

  • 518梯
  • 學長好
    看了學長的文章,也不禁迴想起過往的海陸生活,我的部隊是警衛營,左營以及澎湖都駐守過也駐守過澎湖五吋砲喔
  • 好親切喔
    澎湖陸戰隊五吋砲連編裝官餉都有我的心血
    聽說貴營後來從八個連裁成六個連
    是真的嗎

    陸戰隊475T 於 2010/07/01 19:42 回覆

  • 518梯
  • 報告是,, 當年我入伍時已僅剩6個連, 菜鳥時曾有短暫時間駐守五吋砲, 練習操砲,及第一次連本部收假後獨自回這哨所,於夜晚迷路於山上夜總會進退不得(要感謝西嶼燈塔指引我方向.....嚇死我這菜鳥),訓練體能從西嶼跑步至跨海大橋,..實在是許多說不完的難忘的回憶
    ---- 一日陸戰隊,終生陸戰隊 ----
  • KaneLin
  • 學長好,報告學長,我是477T支援連的學弟,銜接教育後回燕巢滾油桶站衛兵,幾天後即到勤務排報到支援補給庫,後來隨著476T學長到糧秣庫,之後接糧秣庫直到退伍,不曉得學長是否還記得,學長的文章勾引出我滿腦子屬於652勤務排的回憶,雖然是隸屬支援連但卻在其勤務排退伍,雖然需至庫房執勤但也常隨學長們至營區外路旁修剪樹木,退伍後曾經幾次到梓官找拉西學長,也常光顧肉奇學長的炒羊肉,謝謝學長的文章,讓我勤務排學長的影像又栩栩如生的出現在腦海
  • 好想你喔
    這是我寫文章的唯一目的
    太高興了
    以後您可到我另外一個udn部落格來交流
    因皮克邦這個部落格我很少過來
    也歡迎您加入海陸論壇
    內有聊天室
    可隨時聊天
    若您要加入論壇的話
    向我說一聲
    可讓您快速成為會員
    否則人工審核要很長一段時間

    陸戰隊475T 於 2010/09/21 17:45 回覆

  • 佳新
  • 七月三十一是我生日喔
  • 悄悄話
  • vuolin
  • 兄弟你是跟我同一個連的 老哥的服役期間自69年5月至70年12月 當時自陸戰隊學校專修班畢業分發到本連當油料排排長 歷經兩位連長吳永森上尉與舒山萍上尉 當時的營長是徐雨時中校及徐台生中校 徐台生營長溫文儒雅曾經召集營內所有少中尉講解如何展開軍旅生涯我也是其中一個 退伍多年後在電視上看到他時已晉升少將且要派到烏坵 那時正值96台海危機聽說中共要拿下烏坵情是很緊張經過這個職務的歷練他更升任99師師長最後一任司令及第一任指揮官 88風災後電視上再看到他時已是海軍副司令這是204營出身的一位長官 後來就調到團部當庫儲官 這個職務還是根204營關係最密切 每天都要到各個庫房 彈藥庫檢查 真是難得的經歷 希望有空多交流
  • 長官好
    真的很高興能遇見長官
    小弟當營收發時
    就發現庫儲官都是最資深的軍官擔任

    陸戰隊475T 於 2011/09/10 13:42 回覆

  • 雜種
  • 引述:
    美軍陸戰隊清楚告知不,管任何專業,所有美軍陸戰隊,都以步兵自許,我們可以容忍一支任何戰技體能管道訓訓練都不需要的陸戰隊部隊嗎?

    說明:
    雜種可以證明美國海軍陸戰隊確實有此要求!其實也無需怨國防部!因為這二十年來!雜種觀之瞄之和瞥之!現在早已失去危機意識!滿腦子島嶼歷史狹隘文化和不倫不類哲學!那何以怨責國防部裁撤呢?不過是愛之深罷了!

    Under the national military strategic concepts,what is the national military
    capabilities?
    As face the challenges for second decades of 21st century ,and despite,changing national power,but also,rebuilding new structure of the national military strategy.

    Although,it has been confronted with drawdown and lack of the national
    defence budget.
    Integrate and select to rebuild the national military structure that will be able to execute new of the national military strategy,as use fully prepared for the challenges new era of global environment.
    The core objectives of the national military strategy is a national power,it must be concurrently,in particular,face China.In other words,keeps the national power structure for deterrence.
    So,fundamentally,the national military strategy should be place emphasize on that:
    1,Keep high quality peopke,no matter what the men and women are,but,they are not history,culture and philosophy,and so on.
    And through realistic training,in which,there is one of success conditions for the national military strategy.
    2,Intensify National military capabilities,in particular,National strategic mobility
    capability to protect National lifeline at a sea.For example,such as,establish the nonnuclear family.
    3,Rebuild balance of foundation for National military strategy.
    Keeps an appropriate of integrated power to provide the versatility options that will face threats and challenges.
    Simply speaking,combat forces is National balanced power,especially,active duty forces.
    They are the major structure for National military force,also,society stability is dependent on it.
    Today,The position of National military strategy is responding to crises and deterring aggression.
    This is National superiorit.

    附註:
    室內教育課程還是有區分!然持槍攻山頭也不是不好!您混淆了!另外無需再吹捧雄風有多好?也僅是加百列衍生型!換個發動機不改構型!還是稱不上"Rocket"?
    What is the definition of missile technology?
  • Thank you bother to respond to
    I agree all these years the concept of defense high-level Army
    Is really quite narrow vision
    See the army out of the m60a3 to be allocated to the roc marine Corps
    I really angry
    I wish you good night

    陸戰隊475T 於 2011/12/02 21:53 回覆

  • 訪客
  • 我是449T後來被調到澎湖西嶼外鞍 首五吋砲,直到退伍. 當時是第一批進駐人員之一.
  • 學長好
    學長您大概是民國八十年五六月退伍的吧
    您退伍後半年五吋砲連被納入飛指部再移出去
    謝謝學長來訪

    陸戰隊475T 於 2012/04/03 20:02 回覆

  • earlygo
  • 看到有人在澎湖西嶼外鞍當兵, 居然時間還重疊 ,真高興!
    西嶼燈塔也曾指引我方向過.
    認識103營馬英崎哨長嗎?
  • 我不認識耶
    我認識澎湖的是陸戰隊的五吋砲連

    陸戰隊475T 於 2012/05/31 22:16 回覆

  • Roger Chang
  • 學長您好
    您的問題或許可以為你稍做排解,我是直屬部隊1X3營1連的485T(80年1月2號入伍),當時在海2軍區司令部人稱五吋砲小補,從80年守測天島那門雙管五吋砲,直到81年大約3.4月因軍紀問題才得已回台灣的,其中艱苦誠不可為人道。
    80年7月我因其他任務較遲下部隊,歸建至海2軍區警衛連,輾轉守過各禁區要地,農曆7月前奉令調軍區排哨,該哨有日間軍區司令部大門,夜間天馬哨(司令官邸),看守所哨與歷來鬼影幢幢的五吋砲哨,原僅監管五吋砲陣地防止人員進入破壞炮械、通信設備與彈藥庫,在9.10月奉上命開始進行五吋砲陣地接(海2軍區告知將於近期派遣主官管並轉調海鋒大隊),由上述排哨挑選13員進行接收與訓練,無直接主官管,仍由1X3營代管,但訓練事宜與命令下達為海2軍區,期間參謀總部更派員視察聽取簡報,更親上陽字號實彈射擊多次並參予海上演習,也多次遭遇共軍軍艦,當時仍與我連弟兄生死共戚,但81年元旦我連輪調回台,轉由我營友連調守海2軍區,從此後生死兩茫茫。
    在上船實彈射擊的砲聲隆隆中遲遲等無主官管,13員僅一員下士既有人員中需編制通訊士、炮械士、補給士、左砲長、右砲長等大堆頭士官,更直接加入澎防部的天兵火控系統,當時仍為上等兵的我仍須前往領密碼表,進行密碼識別操演,將各式極度危險彈頭抱在懷裡更換過期彈葯,每夜排定人員監聽無線電隨時戰備,直至連續3個月遲無官員關餉,更無假條可返台,人心惶惶之中,海2軍區竟也無任何相關消息可取得,情緒極度慌張下,我部一員弟兄與無繳交主副食費純屬提供白吃白喝的我營友連預官排長發生衝突:
    先是在晚點名中因無任何官員政令宣達,唱頌歌曲我愛中華的尾聲中,僅僅我連13員要消滅共匪,與友連的復興中華歌聲衝撞,造成友連晚點名程序中斷,當時值星的預官與友連弟兄即將我部13員當成鄉下佬歧視,更有白吃白喝事實,當時的下士更因心理素質不佳而有精神異常狀態(個人認為是卡到陰,一說為官位過小,鎮不住該門1943年製有實戰經歷的血腥殺器),終至該預官少尉於酒後毆打我部弟兄,胸前留下一戰鬥靴腳印,當時僅僅借到相機拍照,因無假條無現金可出軍區驗傷,隨即通報海2軍區政風報備,因擔心被吃案,謊稱已驗傷但希望以此事件之息事寧人換取請調歸建,當時海軍即派出上校參謀長調停,並致贈3000元加菜金與軍配黃長壽香菸1條,在爾虞我詐中,我們於3周後應為81年3.4月得償所望調離澎湖,但無法立刻歸建隨即調派至左營海軍看守所暫管(支援非入監),當時頗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氛,在等待近月後才得已歸建,至此凡有關五吋砲任何消息不聽不顧不想,深怕因無人可接管並發揮戰力而將我13員再度調回。因此可判定並無五吋砲連每連實編186人情事。
    當時我連調守海軍彈藥總庫,連上弟兄集體署名申訴連長不當管教,剛歸建的弟兄真有剛出狼牙又入虎口的悲情。
    看過了學長對當時的陳述,20年後才明白當年的痛苦是因何而起,郝院長當時執政仍難脫軍閥本色,退伍前我營調回左營軍區,小弟忝任直升機大隊排哨哨長,看守S70C反潛直升機基地,郝院長違規使用軍用直升機降落我哨,該基地海軍軍官與我陸戰小哨長接列隊排排站歡迎,在一堆黑頭將官車中被警告不可洩漏機密(當時的民進黨立委問政火力很兇)。想起我那精神失常弟兄或許是海鋒大隊唯一的戰傷者,陳X軍下士您真該收到陸戰獎章的!!
  • 天啊
    學弟來文讓我感動並激動異常
    我終於遇見同一時空來自陸戰隊海鋒弟兄了
    學弟不幸遭遇
    和九九師477T接收海軍小琉球海鋒遭遇類似
    我們陸戰隊弟兄當時也只能咬牙硬撐熬過去了
    學弟您現在住哪裡啊
    假日若有空可否小聚一下

    陸戰隊475T 於 2012/11/16 20:04 回覆

  • 悄悄話